我为老师们献花花

翻文档突然翻到一个结局

两年前写的了


郑轩当客栈的老板,每天坐在楼上看着底下的人们来来往往。他总有直觉,能在人群中瞥见几个熟人。


有次见到了叶修,有次见到了王杰希,前几天碰上了黄少,拉着郑轩说自己就要退休了,以后也来这和他一块儿养老。郑轩说黄少你就得了吧,其实心里悬着,总觉得自己的故事还没完,在这客栈里能待多久都说不上个数。


为什么呢?等了两年了,也没盼见在等的人来。


希望总是从平凡中来的。那天王杰希路过的时候跟郑轩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神神叨叨的。


有一夜大雨,郑轩吩咐伙计留个灯,说不定会有人躲雨借宿。自个儿刚想上楼睡去,就听到砰砰的敲门声。郑轩把伙计差使去看空房了,他就自己开...

手机绑了两个多月怎么都绑不上,今天突然可以了,我当是小王福星高照分了一点照在我头上。之前一年很自私地一直沉浸在自己的迷惘和痛苦里,什么都不相信。直到后面我慢慢能探出头来呼吸的时候,又找回了一种相信。我在文字里看到你也看到自己,但首先是你,找回了你。

生日快乐,很爱你。

谁最后不是又回来了呢



他有时候会想,这样子的决定是不是错了。

少年时候逞一时意气可以纵跨大半个中国,这一口气竟也没消,到后来甩下账号卡摆出潇洒样子走人,再到现在,他站在网吧门口点一根烟——那口气竟然还若有若无地吊着。也不知道是天资过人,还是后天摸爬滚打训练出来的。

变化总归是有的,不可能没有进步的;喜爱的心情也是一直在的,不可能消失的。结果就一直坚持到今天。

十年长吗?对七旬老人来说也许是退休之后的日子,在麻将桌前的一眨眼。对蹦蹦跳跳的中学生来说,这占了他们大半人生。叶修摸摸新长出来的胡茬,想自己不老不少,这十年也就这么过去了。要说怎样呢,只怕是十二岁的他不敢想,七十岁的他不敢忘,但快三十岁的他直愣愣站在中间倒也不慌不忙...

大家好,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搞同人了。

溜号了,以后就去别的地方写点原创的个人的其他的东西。

提前祝大噶新年快乐!!


一个刚刚过脑的个人思考

半夜一点了可能有点神志不清语无伦次



拿搞cp来说,高水平的写作者厉害的一点在于,他们可以写出成年人恋爱的感觉——或者不一定是成年人,但是有一种恋爱的成熟感,关系的复杂化。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一招一式一朝一夕就能迎来结局,而是一个不断流动且进化的过程。相对比之下,我,以及大部分在这方面的写作者,都只能捕捉住仿佛青春期恋爱的那一秒钟的悸动感(有些时候甚至还把握不住),并以其成章。那或许是耳边闪过的一首歌谣,一颗糖果的甜味,和学校操场的一次日落带给以人的感情触动。有些很美,然而它们像薄薄的风像空气,像轻飘飘的梦,永远只是捉不住的片段,没有一种更“完整”的“真实”——但的确,我们也未必需要这种实...

我害怕见到的,是用笑来掩泪,用荒谬遮盖注定的悲剧,用短暂的自由暗示长久的束缚,用疯狂抵伤害,用自省藏孤独。我怕没有结局的故事,会一直留在风里,诱惑每一个过路的人,唱给他们听。

执迷

妈呀我几百年没上qq了才发现可以发了!我错了!!!

感谢可子感谢无料组里每一个太太嘻嘻嘻,虽然我现在回过头去看我当初写的东西实在是太ooc太难看了……

改了一点点放上来。


-----------------------------


前几天在地铁里郑轩见到了于锋,算来算去竟然是这两年来的第一次。


下班高峰期的地铁里的人群川流不息,郑轩被身后的彪形大汉和急急忙忙的中年女性推着往前走上了扶手电梯。他把斜挎的包甩到身前,理了理领子,然后忽然想起来这都是之前于锋教他的。这一段距离很长,而电梯爬升得很慢很慢。慢到郑轩可以一直从背后注视着一个留着平头的年轻人,看他背着背包一节一节地顺着...

昨天晚上和同学散步,从学校一路走到城市里最繁华最中心的地方。下午刚刚下了一场雨,天气里带着若有若无的潮湿,但总还是闷热的。直到走上人行天桥,周围摩天大楼的彩色灯光在打转,风就陡然变得大了起来。

我们谈起各自都定了几号的机票,还有几个月就要飞走去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上学用另外一种语言交流,觉得难以想象,但与此同时又好像一点一点地正从这座城市里被剥离。而这种剥离是有实感的,就像一直抓着的东西脱了手,并且再也抓不到时涌生的恐惧和失落。


Sense


-企划三期:荷尔蒙-

(后知后觉原来今天解禁,可以混更了)


01


陆泽最后检查了一下家里的灯是不是都关了,反手把门拉上,再用钥匙锁住了防盗门。楼道里没开灯,看不清东西。他把毛线帽戴上,电梯按钮的红光在黑暗中闪烁着。口袋里装着护照和机票,爸妈在楼下等他,车子应该已经发动了,他握紧超大行李箱的手柄,手心有点出汗。


他前两天刚满十九,即将在这个冬天的黎明启程,坐十五个小时的飞机到遥远的大洋彼岸。他会在那个世界闻名的大机场降落,坐地铁到汽车站再搭三个小时的车去到他未来四年的学校,一个冬天有六个月的地方。


老实说除了害怕飞机腾空的那一瞬间,他对远途旅行没有什么直接的感受,但...

1 / 3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