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执迷

妈呀我几百年没上qq了才发现可以发了!我错了!!!

感谢可子感谢无料组里每一个太太嘻嘻嘻,虽然我现在回过头去看我当初写的东西实在是太ooc太难看了……

改了一点点放上来。


-----------------------------


前几天在地铁里郑轩见到了于锋,算来算去竟然是这两年来的第一次。


下班高峰期的地铁里的人群川流不息,郑轩被身后的彪形大汉和急急忙忙的中年女性推着往前走上了扶手电梯。他把斜挎的包甩到身前,理了理领子,然后忽然想起来这都是之前于锋教他的。这一段距离很长,而电梯爬升得很慢很慢。慢到郑轩可以一直从背后注视着一个留着平头的年轻人,看他背着背包一节一节地顺着楼梯走上去。


那个年轻人从一开始和自己并肩,一路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然后走到需要自己抬头才能看到的地方。


那个人是于锋。郑轩不会认错的。


有趣的是,于锋和他都已经不再年轻了,至少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网络行业。想当初他和于锋日日夜夜爆手速写代码的日子已经过去五年有余了。在现在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但郑轩第一眼看过去却依然觉得于锋特别年轻。似乎五年里什么都没变,往事翩翩都在昨日。


从地铁站出来眼前又是熟悉的景色,郑轩走在晚风中,路边的水果店很大声地外放着流行音乐。很熟悉,大概也是七八年前火起来的。饭店的店员站在外面招徕顾客,一张张传单优惠券发得很熟练。身边的居民楼带着这座城市里特有的潮湿味道,老头老太太们操着一口方言在楼底下聊个没完。


刚进家门的时候,带了半个月的实习生发消息问他公司周围有什么餐馆推荐。黑暗中郑轩划开解锁,想了一会儿,然后打开微信翻出一条收藏里的推送发了过去。包还没从身上拿下来,灯也没开,他走了两步,跌跌撞撞了几回之后,终于成功躺在了家里的沙发上。本来是准备盘算还有哪些任务没处理好,哪个部门的人员没安排好的。到后来想了好久,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他终于反应过来。


于锋回来了。


原来刚刚十分钟里他不争气的脑子里只有这一句。


刚刚分开的时候,郑轩还会常常想象他和于锋相遇时的场景,必须要非常非常非常烂俗,才能填补内心空虚。那要是一个雨夜,他一人打着伞从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餐厅吃完饭走出来。周围路灯的光打在地上的积水上,颜色斑驳,雨水淋漓。于锋站在门口等他。


又或者有一天上班的时候,他的上司突然被换成了于锋。于锋把他堵到茶水间的角落里狠狠地亲他,然后低声说,他绝对会让郑轩重新喜欢上他的*。


哦不对,这句台词是少女漫画里的。


对于五年前的自己,郑轩连嘲笑都不屑有。黑暗中他的表情丰富了一点,对着天花板撇撇嘴。躺了这么久,他终于感觉到背上硌应,才从沙发上缓缓起身,把包放下,摸索去开了灯。灯光一下子充满整个客厅,有点刺眼,郑轩就眯着眼把包扔进房间里,想去冲个澡,没看见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了几秒之后熄下去。


洗完澡郑轩又躺在了沙发上,风扇呼呼地吹。他看到了短信,于锋的。他说他到了G市,有空出来吃个饭。


郑轩躺着的时候喜欢斟酌事情,反省自我。说白了就是寻找后悔和不后悔的事情,在想象中给自己第二次机会。他想,首先,要弄清楚一些基本性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感情要理性,逻辑要清晰。问题如下,请给出最真实的答案。


“自己和于锋是不是和平分手?自己和于锋到底有没有正经在一起过?自己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于锋的?于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喜欢他了?”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和不知道。”


这是无解题,郑轩以完美的思维下了定论。他翻个身,把头埋进抱枕里。还有一个问题在心里隆隆作响。


“还喜欢吗?”

“……”


郑轩从抱枕里抬起头来,一鼓作气地拿起手机回复于锋,好,明晚就有空。发完短信郑轩就跑到房间里开电脑上游戏一气呵成,他对自己说,这不是逃避思考,我不会后悔的。郑轩我不是那种会后悔的人。


结果是这餐饭到几天后才吃上,弄得郑轩觉得当初说明晚就有空的自己像个心急的中学生。饭馆于锋让郑轩来决定。被自己之前的优柔寡断吓了一跳,郑轩也就没敢和过去带上任何关系,只挑了一间新开的餐厅,环境不错,口味据评论说是传统正宗的粤菜,很好。


不过他忘记了,而等到他和于锋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发现,一旦有这样一段感情,任何事物都可以作为勾起回忆的引线。这包括他眼前炸得边缘金黄的马蹄糕,包括恰到好处的灯光亮度,和旋律总是似曾相识的粤语歌。


那天他早早按时下班,收拾东西的勤快劲把实习生吓了一跳,都在那议论郑轩老师是不是去约会了。郑轩老师苦笑,想这要是约会就好了。不过细想想以前两个人也没怎么正经约会过,于锋不像能搭上浪漫的筋,郑轩在漫画小说的熏陶下有些脑内活动,实际行为是懒得操作的。唯一一次约会,两个人挑了G市一家比较高端的概念餐厅,天马行空地对着五彩斑斓的菜单乱点,吃完了竟然觉得味道很不错。价格和普通快餐肯定没得比,但那种精心的却意想不到的结果是能惦记很久的。毕竟恋爱刚开始,对方的不好也是可爱的缺陷,再平常的相处也像探索新世界。


要真说起来,生活和去吃饭差不多,过成怎样就看你的选择了。而恋爱呢,就像那家概念餐厅里的墨鱼汁意面,开始新奇,想尝试不敢尝试,吃下之后才知其中滋味,也并无惊世骇俗之处,不过是酸甜苦辣咸的适当摘取。


但也许甜占大部分。


那时墨鱼汁吃得两个人嘴都变黑,互相嘲笑了五分钟。


郑轩想自己这次餐厅挑得还不错,最好平平淡淡聊聊,他也没什么太大期望。从小到大他也没寄太多希望在一件事情上,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久而久之,什么心思都淡了些,表面说懒,其实不过是找个借口。他怕,怕付出得不到回报,怕自己后悔。


于锋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站在餐馆门口拍照的郑轩,快走几步趁他不注意拍了他一下。郑轩吓得手机差点摔地上,一看是于锋,自然而然地就生气地抡了他一掌。于锋笑着接下这一掌,指着手机问他拍照干嘛?


“哎,就是公司里那些实习生,整天要我推荐饭馆的,还说要实地考察。”郑轩和于锋一起走进餐厅,服务生带着他们走到订好的位置。郑轩手里拿着菜单了还在继续说:“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满脑子都只有这些东西了。”

“哇,郑轩你可变了。”于锋从菜单中抬出头来。

郑轩一下愣住,没接话。

“我说你服老了。”于锋笑说,“以前你不是从来不觉得自己老的吗?”


于锋说出这句话,突然让郑轩觉得很有距离感。他的笑很熟悉,但却离他很远很远,差了一整条漫漫时间长河。他开起玩笑很轻松,却不是他曾经适应的那份轻松。


郑轩并不舒服,他往后又靠了一点,直到背触碰到椅子上的枕头,柔软给予了些许安慰。胡乱说了些什么话搪塞,郑轩想,他和于锋之间还是不要那些你推我让的无意义对话。


“所以你这次回来是出差吗?”菜上来之后,郑轩放下筷子问道。

“算是吧,我和合伙人想来这边开个分公司。”于锋看向郑轩,“这次我先来探查一下情况。”

“那你以后会留在这里吗?”

“也许吧,”于锋稍微侧了侧头,夹起一筷子菜心,“不过这个公司搞起来估计都得一年半载,要常住在这里也不是最近的事情。”

“但一旦决定了倒是要经常往这边跑。”他又补充道。

“那看来不能你以后每次来都请你吃饭了,”郑轩打岔道,“迟早得吃穷我。”


于锋很畅快地笑起来,他眯起眼的时候倒让郑轩觉得很是怀念。于锋其实没怎么变,平头还是平头,格子衬衫还是格子衬衫,不过花样换了一种显得很新的宝蓝色。前几年戴在手上的手链还在原来的地方,甚至连包都还是原来那种样式普通的电脑包。说到底距离感还不都是心理上的作用。


几年之间两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联系,但也或多或少对当年的事情选择了规避。郑轩不知道于锋现在还是不是像五年前离开的时候一样坦诚。


“以后再来应该挺忙的,也没有时间去麻烦你。”于锋说,“这样想想还有点遗憾。”

“游戏呢,还打吗?”郑轩突然问。

于锋有点惊诧地抬头:“你也还打呢?”

这次轮到郑轩笑了。“其实我们两个也都没怎么变。”

“是啊,哪有那么多事情容易变。”于锋也慨叹。


感情容易变吗?


“工作挺忙的吧?”喝了几口汤之后于锋又开口。

郑轩正吃着炒饭,点点头。

“反正我是挺忙的,离开G市之后也没正经谈过一场。”


郑轩的勺子停在了碗里。


于锋看见了他这样,忽然就有点慌乱,继续说:“但我来这儿约你吃饭也没有别的意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郑轩觉得这段话特别荒诞,特别于锋,笑了一下说:“哪有空?太多事了。”

于锋竟然点点头说:“最近经济形势不太好。”


于锋这人就是脑子和他长得不一样,完全不一样,郑轩想。太气人了,他怎么会喜欢于锋呢?整天就想冲锋陷阵的,却整天还想对身边的人好。一部分的不机灵,另一部分却又看得很开。责任心太强了。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于锋身上这份特别的气质,让郑轩觉得和他在一起就会感觉很年轻。

分开之后不服老不行,记忆却一直停留在五年以前轻狂年少。其实五年可以带来什么呢?把量变引向质变的归根结底还是人。


郑轩笑得像个中年人:“哎,也不管那么多,做人最重要还是开心嘛!”


结果那天晚上什么事也没发生,全在郑轩的预料之中。于锋又说些他觉得郑轩会懂,其实郑轩没他想象中那么有把握能懂,但其实郑轩还是懂了的话,这点却让郑轩觉得有点失望,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想要什么。


之后又过了几天,于锋坐飞机回了K市,登机前还跟郑轩说了一句以后见。郑轩正处在刷业绩的时候,思忖了十分钟就转头回去工作了。


后来等他忙完工作,喘口气,才来得及发现这一段时间,他和于锋一直都有十分稳定的交流。于锋常常问他一些十分专业,十分克制,让他不得不回答的问题。郑轩看着自己和于锋与日俱增的聊天记录,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也不是讨厌也不觉得开心,说不出来。他就有点不想被于锋牵着走,但他又有点想跟于锋走。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黄少天。


响过了几声之后,那边终于接通了。黄少天开口就问,铺头盖面的:“郑轩还好吗?不是被绑架了吧?你们不要伤害他,要多少钱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那份着急跟真的一样。


郑轩无奈地抓抓头,“黄少,我就是郑轩啊。”

“郑轩?真的那个?”

“是啊,我……”郑轩摸摸鼻子,在想怎么开口,“我没被人绑架,就是想和你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谈谈……江河湖海壮美河山?”


没想到电话那边没有放松,反而警惕起来:“于锋回来了?”


郑轩叹了口气,说,是啊,前两天他又走了。


“什么?又始乱终弃?我告诉你啊……”黄少天很激动。

“你别激动别激动,没事发生。”郑轩忍不住也提高了声音,不让他继续发挥,“我郑轩顶天立地铮铮男儿,哪会只因为人家回来了就打电话找你啊?”


黄少天这边想想也对,想想好像又有点不对。于是两个人都沉默着,后来还是黄少天开口问,那你找我干嘛啊?


郑轩想了一会儿,才说:“于锋有可能要来G市开分公司。”

“哦所以他跟你说有可能,还找了你吃饭?”

“是……”

“那就是基本定下来了吧。”

“嗯。”

“你什么打算?”

“我就是想找你聊这个……”

“你不会要告诉我你想去他那个分公司吧?”黄少天声音提高了一点。


郑轩暗暗腹诽,黄少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老郑啊……”黄少天好像叹了口气,“为什么啊?”


郑轩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是啊?为什么?这问题郑轩在打电话之前也想过。


但这让他想起以前跟于锋还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有恃无恐的感觉和与生俱来的默契,曾经迷惑了他好一阵。那时候他们之间没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纠缠,两个人都懒得啰嗦。反倒是几年之后的现在,时间磨掉了棱角顺便磨出了隔阂与芥蒂。


当年办公室里他和于锋比邻而坐,中间就隔一个隔板。他俩坐在窗边,夏天的时候台风多,经常二话不说就开始狂风暴雨。写程序写到一半再抬头看,周围已经完全暗下来,如同黑夜一般。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玻璃上,风在窗外奋力嘶吼,而在室内是安静的,只能听到空调出风的声音。虽然这景象从小看到大,郑轩还是常常扭过头去看着窗外发呆。天气里有那样一种力量,是他隔着窗玻璃也能感触得到的。他由衷地羡慕那种力量,但也怕自己被带来的倾盆大雨淋湿。


于锋就是那场持续了好几年的大台风。稀里哗啦的,台风刮过的景象像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新世界里彩虹出现,新世界里爱已蔓延。


现在要让他回答为什么,确实有点难,毕竟他喜欢的也许只是五年前的那个于锋。但五年前的他,有着迈开脚步就走决心的他,和五年后的现在,说回来就回来的他,又有什么差别?于锋才是离开的那个,五年间他还是留在了台风每年都要经过的包围圈里,上百场暴雨在他眼里开始结束,绕了地球好几圈的风来了又走,依然抹不掉他心里那份古怪的向往。


“就是……还旧情难却……”郑轩换了只手拿手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黄少天说:“我对你无语。”

“唉,”郑轩竟然有点想笑,浑身觉得轻快了一些,“反正,试试呗,谁知道呢。”


这之后半年于锋都没有再来过G市。郑轩清楚于锋跟自己吃饭不过是出于曾经交好的礼貌,这些社会上的规矩他比郑轩懂多了,人也圆滑多了。但郑轩心里还是有那样一簇亮光,他一直以为五年前就熄灭了,后来才发现原来一直亮着,只是微弱,快要消失。


郑轩没有问过于锋为什么喜欢自己,不好意思问,都是于锋自己说的。他说他能看到郑轩眼里的光,郑轩笑喘了气,说自己这副样子里怎么能发光?于锋很笃定地说有,搞得郑轩也不好意思笑了。


他说别人或许不懂你,但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比实际做的多,表面上懒是因为都看得不重。


郑轩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喂。


他说你又何尝不想去远方?只不过你有你的舍弃和追求罢了。


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他。没有人会去探查到他内心那个程度,连郑轩自己都不相信。郑轩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相信?


于锋说你知道的。我们是不一样的,但我们是十分相像的。


于锋原来一直都是这样,郑轩想,说些他懂好像我就会懂其实也许我真的懂的话。


那时候的于锋比现在要莽撞许多,带着些天生的横冲直撞,却混合着天生的柔情。他就是无数武侠小说里的主角,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手执狂剑守一花的存在。


而郑轩想有而没有的决心,于锋都有。


当初郑轩可以想象出一千种两人偶遇的方法,却无法跨过一个办公桌一米的距离,站在于锋面前亲口对他告白,于锋可以。他追求胜利,于锋也是,但于锋就挑起行囊出走去那大江南北闯荡了。


有些事情,如果不争取一下还真是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郑轩他是不相信命定之人这样的说法的,但老天既然让他和于锋在同一座城市里两次纠缠,是不是就说明有缘?他不想再放手了。花了那么久的时间在一个人身上,身上该有的烙印不该有的习惯都是于锋的,他已经耗不起人生的后半段再寻别人了。遗忘本就耗费时间,更不要说重新开始了。


这次于锋的回来让他明白,这么多年不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里,其实他都一直有另外一个选择,只不过自己一直没有明白,没有下定决心而已。


于锋说得对。他们是完全不一样却又十分相似的。心里都有那一簇火,现在,该是让郑轩那把热烈烧起来了。



距离上一次见面九个月零二十一天之后,郑轩坐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里,二楼正放着小声和缓的老歌。地板在震动,他感觉地铁在脚下呼啸飞驰。一切仿佛都是流动的,带走相聚分离的人们,带走咖啡豆和水,带走快乐伤心。只有他和那首歌是静止的,停留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点不忍离去。


面前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早到了十分钟,他在等于锋。


左边的人们大谈生意前景和人生故事,听谈吐和谈话内容仿佛是海归。右边的女生在用电脑和人聊天,键盘敲地飞快,还开了一段时间的视频,听声音都知道此时此刻脸上是带着羞涩的笑容的。


一直以来他都是迷糊的,喝着刚端上来的卡布奇诺,结果被薄薄奶泡下的热咖啡烫了一口。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的时候,于锋背着个上次一样的包走进来。


“哎不是说不请我了吗?不怕吃穷你啊?”于锋接过菜单,看起来心情很好。

郑轩摆摆手,“郑老板刚发工资。”

于锋故意眯起眼,问郑轩:“这么殷勤,你是不是被派来打探商业机密的呀?”

郑轩白他一眼,心想是啊,然后说:“懒得。”

于锋笑了起来,“那是那是。”


二楼咖啡味也很浓,让人觉得安心。于锋去楼下点了杯意式浓缩,上来看见郑轩靠在抱枕上,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不远处墙上的挂画,手指无意识地在木桌上跟着音乐打着节拍。橙黄色的灯光打在有点古典韵味的纸张上很有质感,于锋站在楼梯那都忍不住放轻了脚步。


郑轩虽然在IT行业里翻滚多年,游戏也打得很多,但好像并不沉迷社交应用或是手游。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都很少见他出门和别人吃饭成天拿着手机把玩的。宁愿像现在这样,随随便便在公共场所放空,俨然一副哲学家模样。


想到这里于锋就忍不住想笑。然而从心底自然而然生成的愉快憋不回去,他嘴角带着一个诡异的弧度又坐到了郑轩对面。桌子晃动了一下,视线被遮挡,郑轩回过神来。


他能不能别笑?今天是什么毛病?郑轩想,眼神一路往于锋那飘。


“这家咖啡挺香的。”于锋清了清嗓子,开口。

“是啊。”郑轩条件反射地低头又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咖啡。

“以前整天熬夜加班,每天喝咖啡,喝速溶都喝惯了,现在喝这种调制的反倒觉得新奇了。”

“这几年还好,就是那会儿和你一块写码的时候经常日夜颠倒来着。”郑轩点点头,把咖啡放下。

“那时年轻嘛。”于锋微微低下头,像在回忆往事,“年轻的时候什么事干不出来?”


郑轩没说话,音乐切了一首比较新的英文歌,旋律俏皮,在空中蹦跳。然而他脑子里还回荡着刚刚那首歌,旋律太熟悉了,歌词都像一点一点从人心里抠出来的一样,怎么洗刷都洗刷不掉。


“郑轩。”于锋突然叫他,郑轩抬眼和他对视。

“其实我这几年一直都有听说你的事情。”

“啊?”郑轩脑子里闪过几个人名,“谁说的?”

于锋有点惊讶,笑着说:“不用谁说啊,你在业界里很有名的。你啊,黄少天、喻文州他们。我们这边的小年轻都拿你当榜样。”

看郑轩咧开嘴笑,于锋就接着话头继续说:“我也是。”


于锋一直很实诚。郑轩这样想。


接下来的谈话就都被郑轩挑到了新开的公司那里,于锋也很老实地说了很多细节。于锋讲得很认真很细致,时不时抬高眉毛睁大眼睛示意郑轩,额头上一条条细纹延展开来。讲到有意思的地方他笑起来,眼睛就好看地弯起来。


郑轩一直觉得自己再也不是五年前的自己了,但是每每听到于锋这样真心实意地谈规划谈想法的时候,那一腔常温的热血也忍不住涌上来冒泡。并且与此同时,他的心却很重很重地沉下去,沉下去,直到像一把陈旧坚硬的锚,降落在心意之中的海底。


很奇怪的,在郑轩的思考里,于锋还是五年前那个所向无敌的于锋,而他自己已经成了自己心目中糟糕的大人。在大人的思维空间里,他曾无数次地告诫自己,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但那个一直沉睡的少年自我突然站了起来,带着一股温暖年轻的活力,带着曾经的理想,把他一步步推出了舒适区。


“这次准备待多久啊?”郑轩好像无意地问道。

于锋笑了一下,那个笑容让郑轩突然充满希望,“还没决定呢,先呆着吧。”

“好,”郑轩也笑了一下,“那到时常联系啊。”


这是一场于锋和他的和解,也是一场对郑轩的自我而言过去与现在的和解。最好的结局不过就是两人毫末未伤。让时间的断层被抹去,过去和未来衔接在每个充满希望的现在。



两人一直没挑明,但周年纪念日就在不久以后。那天晚上郑轩去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餐馆吃饭,点了一份墨鱼汁意面。周围的有家庭,有情侣,像他这样独自来吃的人少之又少。服务员在撤走餐具之前还很犹豫地问了问,先生是不是在等人。


郑轩摇摇头,等的人要来早就来了。


他一个人吃不完当年两个人吃的分量,就只点了一份,但那意面还是带着两个人的油腻感觉。如果今天他能见到于锋,他大概会跟他说自己昨晚做的梦。梦里他还是好多年前的他,于锋也是好多年前的于锋,而今天是他们第一次约会。


人虽然越长越大,心愈发坚硬,但他仍然控制不了自己梦里的想法,控制不了那个想回到愉快过去的自我。不过,郑轩想,于锋肯定也控制不了。


吃完饭郑轩一步步慢慢走出去,发现门口外面果然没有于锋。郑轩正想笑话自己的时候抬头一看,发现天正下着淅沥小雨。一种莫名其妙的希望从心里冒出来,扑腾个不停,弄得他心里痒痒的,只好一边撑开伞,准备走到路边的公交车站准备回家。


下一秒他就发现,是了,于锋正站在站台上等他。


郑轩看着于锋,承认自己还是有小小期待的,所以没有被吓到。这一切发生地如此平滑,仿佛是设计好的一条滑道。也许是从郑轩打给黄少天电话的那一刻,抑或是更早郑轩回复于锋短信的那一刻起,他就义无反顾地跳进了这条滑道,一路顺顺利利没有阻碍地滑到了这一刻。


于锋手里提着把伞,好像还有点紧张,跟他说:“我还在想要等多少个夜晚才能等到你。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等到了。”


他太相信郑轩了,相信经过了这么时间,他俩还能无缝对接。但他相信对了。


“哈哈,没想到吧。”郑轩干笑。

于锋跟他说:“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郑轩笑着说:“好巧,我也有件事情。”

于锋站在公交车的站牌旁边,暗暗的白光打在他的脸上,勾出模糊轮廓。

“我以后要常驻G市了,分公司已经定下来了。”


他停顿了很久,似乎在等郑轩的回应。他已经在脑海里设想了很多种这样的画面,惊讶的,疑惑的,尴尬的,纠结的。而这些场面他都可以很好地化解,用他二十多年社会生活的经验。


但是郑轩笑了,还走过去跟他说:“我辞职了,于总,我想加入你们的分公司。”


于锋刚刚偏着头没有对上郑轩的视线,这时突然转过头来,一脸茫然。反应了一会儿之后,才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是痛的。接着又摸了摸郑轩的脸说:“这怎么和我梦里发生的一模一样?”


郑轩闭上了眼,感受着于锋修长温暖的手指在他眼皮上面摩挲。


“好巧啊,这也是我的梦。”他说。


人生那么多坎坎坷坷他可以迈过,大刀阔斧出征,天南海北遨游,但这难得一次美梦成真竟让他乱了阵脚。


于锋想,这种情况他解决不了呀。



所以最后郑轩的所有想象也都成真了。在第一次约会的餐厅外面碰见等待的于锋,加入他的分公司成为他的下属,只除了那个在茶水间里意乱情迷的吻了。不过这个也不急,他和于锋正在置办G市分公司的场地。不在茶水间里,也许可以在刚刚粉刷好的白墙上,在弥漫的甲醛里共渡一口气。


岁月飞逝间感情也许不会改变,但感情能容忍人们为彼此作出积极的改变。


所以尽管执迷,但却不悔。





END





茉挞

2016/09/14


评论(7)
热度(53)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