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Starry Starry Night







Starry  Starry  Night





To 烧饼

*原著向*
*逆转未来剧情*
*群星是象征*


时间设定:    1963~1973

                  




01☆


要让普通人类接受变种人的存在需要漫长的时间,而要维护变种人公正利益更是需要漫长的斗争。


Charles一直深信不疑这一点。也许是因为在那些努力呼吁、抗争的岁月里,他见过太多那些恐惧与厌恶的眼神。


其实他从小时候起就在思考为什么大部分人类都不喜欢所谓的“异类”——而他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与别人都不太一样而已。准确的说是从他能听到别人心里的声音时起,一切都不一样了。

在学校和同学玩耍的时候,他听到他们的恶作剧,出于本能地提醒将要被捉弄的同学,没想到却被其他同学发现。“他怎么知道的!怪胎!”“多管闲事!无趣!”这样的声音一点点填满他的学校生活。他觉得难受、委屈、困惑、孤独,他不理解。


Charles慢慢回忆起过去的时光的时候,都会想象头顶有那样一片星空。夜晚情绪不安的时候他都会趴在窗边看向天空,群星闪烁,时常有薄薄的云飘过。这些或静或动的景物让幼年的他感到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他看书知道星星远在万里之外,但那些止不住的光芒看起来是那么近,夜夜倾泻入他的眼中。


后来,Charles学会用另一种方式使用自己的天赋——虽然在当时他只认为这是一个沉重的包袱,而那个“后来”所用的时间也不像字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短。


总之后来他就逐渐长成为现在这个Charles,期间他遇到了Raven。可以很诚实地说,当他走进厨房发现这个伪装成自己母亲的奇怪的人时自己竟然感到惊喜。他可以听到她心里的声音,他忽然明白她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快慰。之后,他和Raven一起玩耍谈天,一起调查探讨自己这些能力的来源,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保护。在这个偌大的房子里,在发现了自己的能力后,是Raven第一个把他带出了失望孤独的世界。


于是Charles下定决心要弄清楚这种特殊能力,当时的他还不懂得“变异”这个词。大部分同学之间的玩耍时间他都用来阅读、思考。他去图书馆里用吱呀作响的大木梯子爬到各个角落,借来各种书籍,读着偶尔艰涩难懂的语言,最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Mutant.


他用手指摩挲着书页上的这个单词,感到格外亲切。看着书上的描述,世上应该还有很多很多像他这样的人。他们像他一样,拥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能力;他们或许也像他一样,因为这些能力被别人孤立,或者每天花尽心思隐藏自己的特别。他们就像自己夜晚仰望的群星一般,遍布在天空上。Charles第一次萌发想要找到、团结起这些“群星”们的念头,也是那时。







02☆



“哦老朋友你又开始向我灌输你的童年经历和你那软弱的思想了。”Charles终于听见了Erik传来的回复。

“你总是这样Erik,没有金属的地方还没有把你给弄疯吗?”

“你知道我不会疯的……不过很讽刺的是,人类花费那么大力气建造这么戒备森严的地方,以为没有什么东西能进来,结果……”

“我还是能在你脑子里说话。”

“……你还是能进来。”Erik没有想到Charles会自然地接了下去。

两人都因为这个而沉默了一会儿。后来还是Erik先开了口:

“你的学校怎么样了?”

“学校和学生们都很好,我带他们去参加了一些会议。”

“哦又是那些会议。他们都是些固执的老头老太太。”

“……Erik。”

“你就是太喜欢和人类妥协了……”Erik似乎还想继续说下去,就感觉脑里一股轻轻的力量像恶作剧一样挡住了他。Charles立刻接过了话,切换了话题。

“你的那些同伴们呢?”

“刚开始的时候Emma会经常捎带一些大家的消息,后来就少了。听说应该挺多人都开始单干了。我在这里也没有办法。想想看,被关到这种地方,还要通过被人读心来和人沟通……”

“……”

“嘿你还在吗?Charles?Professor X?”

“……”

“在。刚刚飞机降落了。”


……


在那样一个环境里,Erik被迫接受周围瘆人的寂静。他会静静坐在地上、床上,调整呼吸,试图控制离他最近的金属,并且等待着脑内那个声音的出现。

有时候他会患得患失地害怕失去脑里那股轻柔的力量,他害怕连那个声音也抛弃他了,他害怕那种如当年他失去母亲的时候一样无力的情感。


……


Charles从什么时候起尝试着与被关在里面的Erik沟通。有时候他觉得时间又回到了几年前他们还在一起谈天、一起奋斗的时候。虽然当时他早就发现Erik跟他信条不同,但他还抱有可以改变他的希望。现在就不同了——上一瞬间他还觉得心怀希望,下一瞬间仿佛又被打回原形一般。和Erik相处就是每分每秒都是历史的重现,他明白他们都是一样固执,一样坚守着自己的信条不放——就像他也不会放弃对他的希望。




03☆


事情的起因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都是和变种人有关的,结果是两人吵了起来。在Charles印象中这是他们吵得十分激烈的一次。


“Charles,我知道他们不会这么容易信任我们的,而且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

“Erik,不,你不明白。”Charles抬起头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Erik,“毕竟会读心的人不是你。”

“但说起来,我也很希望你会读心,这样你就会明白我的处境与我的想法,就不会说出一些愚蠢的话和做出一些愚蠢的举动!”

……


事实上后来回想起来,这些言论确实是伤人而且幼稚的。


Charles不明白为什么和Erik聊天的时候那么容易生气。但是他明明觉得Erik是世界上和他最相衬的人,但Erik也是世界上他最难以理解的人之一。也许他们是两个极端,做不到殊途同归,却能做到相互依存,互相牵制,然后把彼此紧紧拴在对立的端点上。


吵完架的那天晚上,两人不知为何又坐到了棋盘前面。表面上像是下棋,他们却没有动棋盘一下,也没有再发生过争执。仿佛坐在棋盘边就会有一种奇妙的魔法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个夜晚Charles第一次讲起了小时候的星空,他把棋盘搬到了窗边,于是他和Erik,两个人就一直看着窗外,看着天空慢慢由好看的深蓝变成厚重的漆黑,看着星星逐渐出现在天幕上,看着远处树林变成一团浓浓的阴影,看着缠绵的晚风在来回打转。


“每次看向星空,我总会感到世界只剩下我和那些星星。”Charles忍不住说。

Erik看看他,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我可能不会忽视掉身边的同伴。”

Charles在笑,但却很认真: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的,Erik。其他变种人都像那些星星一样,如果不去寻找,他们就这样隐却在黑暗里孤独着。

……

Erik找来了酒和酒杯,二人举杯。

“Erik,为了群星。”

“Charles,为了我们的星夜。”



几年后的Charles好久都没有再和Erik说过话,也没有再好好看过星空了。他拿起放在身边的酒杯又喝了一大口,从散乱的毯子和衣服间勉强坐起身,捋开挡在眼前的头发。窗帘之前还拉得紧紧的,现在也慢慢地松开了。阳光透过帘间和深色布料的大小缝隙照进这个房间,深深浅浅明明暗暗的,好像整个房间都成了一杯放了几块冰块的威士忌。


Charles又站起身,用他自己的双腿,去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当初获得双腿而付出能力的如释重负的复杂心情现在也变成了麻木,咕噜咕噜流动的液体一如往常的辛辣,Raven笑吟吟的照片依然摆在床边的柜子上。有时候Charles清醒过来想要摆脱现在这副惨状,但他发现自己不知道做什么好,失去能力的变种人与普通人无异。而就算他还拥有他的能力,他也带不回任何一个已经失去的人。


Charles想起他当年说过的话——“他们就这样隐却在黑暗里孤独着。”结果最后自己也这样沉在了黑暗里,连星星也看不见。




04☆   


Charles已经很久没有跟自己讲话了。Erik待在自己的牢房里静静地想着,但他是万磁王,有自己解闷的方法。

不,他并不是想到自己。前几天Emma焦急地告诉他他的同伴们正处于危险之中,连Charles的学校都关门了。但他没有怎么放弃与Charles沟通,就算没有人在听,也会常常边练瑜伽边在脑海里阐述着自己的想法和心情。


这样的日子好像过了很久。直到有一天,表情呆滞古板的送饭保安突然换成了一个年轻俏皮的小孩。他开始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已这样一种超快的速度被救出这个困了他十年的地方,然而后来发生的事他更加没有想到——Charles突然出现站着打了他一拳。下意识的惊愕之后,他顺理成章地以为神通广大的X教授找到了治好自己腿的药,一直隐隐有着的愧疚感终于慢慢退下去。

安保人员来的时候,他也顺理成章地把Charles看成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一般让他控制住他们,但Charles没搭话。于是他回过头,看见Charles以那种极罕见的失落与窘迫的神情说了一句“I can’t.” 然后他也顺理成章地理解为有一些什么可以解释的意外让他不能使用自己的能力。


真的到了后来解释的时候,当他发现Charles用能力换了双腿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自己之前那些所谓的顺理成章实在是滑稽可笑的,自己了解Charles吗?答案从来都不明确。


05☆


Charles也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他被掉下来的钢架压着,看不见Erik也看不见Raven,眼前只有头顶上一大片的蓝天,颜色和他的眸色有点相像。他冷静下来,想象着现在的局势。如果今天让人类失去对变种人的信任的话,那么这次逆转未来就没有意义了,不仅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活得更加艰难,而身处未来的变种人们也难逃一劫。


他潜入总统的大脑,看见了此刻举着枪的Raven。她的手在颤抖。他突然感到一阵不忍,那是人类害怕着的魔形女,那也是他的妹妹,是一直放在床边的照片里那个笑吟吟的女孩。他劝说她,尽管她叫他离开,他依然劝说她,他进入她的大脑里劝说她。过了这么久,她还是像一个冲动的小孩,但是也容易心软。Charles抬头看着天竟有一会儿的失神,嘴里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他只想着以前那些时光。其实Raven是第一个听他讲群星的人,也是第一个陪他看星夜的人。那些个夜晚,总是过得又缓又美。风把凉意吹得荡漾开来,时间变成浓稠的事物,眼前的世界好像都被填得满满的,再没有虚无与荒芜。


此时的时间过得也是那么慢,Charles怔怔看着天空,仿佛白昼也一下子变成了熟悉的黑夜。在Raven的大脑里,他感到了犹豫与无助。他知道自己的劝说即将成功,但他有点心疼Raven,她永远都是那个不会去伤害别人的女孩不是吗?


Erik趴在草地上。这片草地还是刚刚搬过来的,修剪得不错。他的头盔滚落一边,看着魔形女颤抖的样子,他就明白Charles肯定又在劝她了。明明是事关未来,他却不那么紧张。也不知道是前半生一直四处复仇玩世不恭养成的习惯,还是对自己能力的自信,还是,对Charles的信任?他就这样趴在这里,草紧挨着他的脸,有凉凉的触感。体育场里没有风,他抬起头想看一眼天空,却被脖子上伤口造成的疼痛给狠狠压了回来。这个时候,他才突然发现当初自己愚蠢的顺理成章竟然是源于自己对Charles的信任,信任深到相信他不会有堕落的时候,相信他仿佛能处理好任何事情。


Erik的预料当然没错,最后的结果是Charles成功了,Raven放下了手中的枪,未来的命运就此反转,只剩下需要清扫的残局和一些小小的告别了。


Charles又一次进入了Erik的脑袋指挥他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钢架给移开,Hank马上跑过去扶起了他。

Erik尽力拿起头盔,站起来,而不加重伤口的伤势。他看着此刻笑看自己的Charles,湛蓝的眼眸像天空一样,真诚而深沉。

道别时的凝视不会太久,在戴上头盔前的那一刻,他却又一次听到了Charles的声音。


“Erik,你要明白变种人应该团结在一起而不是互相争斗,我们都是群星的一份子。而且当我们都仰望星空的时候,看到的也是同一个宇宙。”


等Charles缓缓说完,脑内安静了许久,他才放下一直停顿的手,戴上头盔。有时候他们之间就有这种默契,这种彼此都心知肚明的默契。就像他知道Charles会让他走,就像Charles知道他会等他说完这番话。


“Goodbye,my old friend.”


Charles看着Erik离开,突然感到很释然,身上仿佛又充满了力量,心中充满了希望。新的未来已经开始,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重开学校,迎接他的学生们。他相信,他笃信着,变种人会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哪怕这需要漫长的斗争。








06☆




“Charles,你有好多天没有来造访你在牢房里的老朋友了。”


“现在应该是晚上了吧,天上应该会有星星。你要是在肯定又要唠唠叨叨一大堆你关于群星的理论了。”




“你看,灯光照在晚餐盘子上的塑料膜上又反射出星星点点的光,像不像当年我们一起看过的星空?”









                                                                                 -END-









后记:


还没写完我就开始写后记了实在是【。

其实有点难懂我写得也不是太好hhhhhhh后来改了一下再发出来一次

所以解释一下各个章节的时间——

整篇文章都是建立在Erik1963-1973被关起来的十年间和部分逆转未来被救出来时的情景。总体除了03用了插叙都是以时间顺序顺叙ww


01是Charles视角,点出了群星这个概念

02是解释十年间两人之间是有通信的

03是Charles学校关掉之后颓废的那段时间开始没出息地沉溺在过去的回忆中

04是逆转未来剧情-

05逆转未来后面的剧情!直接跳到结尾,又来群星!

06是Erik一次内心独白Charles因为失去能力没有听到的,暗示这个理论对他还是有影响的而他也很难忘当年看星星的时光。

整体想要说明的还是【两人其实还是互相影响的这种关系,当年那段时光还是很棒的】想要表现的是那种牵绊【?】和【渴望我的战友是你】这样的暗暗的心理。


这篇文章的名字来自于《Vincent》这首歌。调子真的很好听,让我觉得很适合cherik,而且我觉得最浪漫的事就是一起看星空了【】其实原曲唱的是作者对梵高的《星空》的感受和理解吧,说他是那样有才华而孤独的人,作者也终于理解了他想要通过《星空》表达的东西。我觉得老查也有点那种感觉了。或者说老查在我心里,就像梵高在歌曲作者心里一样。所以这篇东西大抵是写出了我对cherik的感受和理解吧,也表达一下我对Charles Xavier的爱与致敬。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XD





                                                   茉挞
2014.8

评论
热度(4)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