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王&叶】尘雾

尘雾



补个BGM

少年田野放风paro



我们曾经终日游荡在故乡的青山上



01


等到最后一个人也走了,王杰希刚好把书包收拾好。他踩着下课铃声走出教室,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来到校门边。他并不那么急切地等待着放学,因为在他心里,时光的流逝和事物的发展都是水到渠成。


学校外那棵白玉兰开过了花,枝叶正长得葱茏。树底下站着个人,背个包,懒懒散散的,正在看树皮上的纹路。


王杰希踱到他身边,撞了他一下,对他说:“走吧。”

叶修回过神来,看着他,也甩甩单肩背着的包撞了撞他,说:“收拾得挺快。”


两人并肩向前走去。



前几天刚刚下过雨,气温还不算很高。路面一些小泥坑里积了些水,倒映出十月天空的湛蓝。湿润的风吹过原野和横贯其中的水泥路,盘旋之后又离开。


两个人背着书包在路上慢慢地走着,步调平稳而一致,行走得如同相伴已久的好友。


王杰希今天有点奇怪,他一直看着前方,没怎么说话。叶修看看他,又拿书包撞了撞他。

“怎么样,今天下午去哪?”

王杰希抬眼,似乎在思考。

“不会又要去看你捡的那只猫吧?”

“他跑了。”

“不是,这不是你前几天捡的吗?”叶修诧异地问。

“对啊,可是他跑了,今天早上跑的。”王杰希闷闷地说。

“不是我打击你……”叶修瞥他一眼,缓缓地说,“但也是时候转变自己养猫的风格了。”


王杰希没说话,还是不急不慢地向前走。叶修知道他听进去了,也就没管他。天气正好,日光不盛却也足够。叶修甩开了手臂,伸了个懒腰,一把搭在王杰希肩膀上:


“那我们就去山里玩玩。”



02


潇洒如王杰希,也敌不过沉浸山林的乐趣。说来奇怪,他们俩的初遇到后来逐渐熟稔起来 ,都跟镇子倚靠的那座山分不开。那座巍巍屹立的青山似有神圣的力量,是镇上老老少少逢年过节要朝拜的对象。它的顶上终年积着白雪,而常有云雾缭绕在山间,没有人能一次看到它的全貌。想要最大限度地接近它,唯有进入它,登上它。劈开那些野蛮生长的荆棘与野草,在树木丛生的狭窄区域里走出一条道路。但因为镇上为了防止人们破坏这座山,给登山者了很多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再加上环境本身就险恶多端,真正踏入这片土地的人寥寥无几。


年幼时候的王杰希常常倚在床边凝视着缠绕不去的那些白雾,他总觉得冥冥之中自己是被山中神灵选中的人,神秘的召唤会出现在自己的梦中,红色和绿色羽毛的鸟儿会在黄昏来到他的房间,指引他从此走上另一条道路。他像等待猫头鹰带领前往霍格沃兹的魔法学徒一样,虔诚地等待着青山使者的到来。


但是五年十年过去了,使者没来,他和叶修打了一架。


年少的时候打架不需要太多废话,看不顺眼了上来就干。纵使他冷静理智超过同龄人,也有被撩到不能自已的一步。尤其是在和他念念不忘的山的召唤有关的话题上。


电光火石之间,一决高下的两人开始了镇定的周旋。竞技场上,需要的不仅是强势的体魄,灵活的动作,临场的经验,更需要一颗敢于下套的心,和一些喧嚷着中二思想的口号。


总之最后他撑着已经被打得茅草散乱的扫把勉强站着,大口喘着气。那边叶修站在离他两三步的地方,捂着额头,扛着根竹竿笑得开怀。


两人脸上都蒙上了一层灰,各有受伤的地方。他们看着对方,只觉得畅快,但又觉得意犹未尽,心有不甘。于是身体上的战斗结束了,口头上的还没有。叶修继续嚷嚷着小孩子还嚣张看爸爸教你做人,王杰希继续水来土掩地一句一句呛回去。纷飞的尘土和唾沫星子之间,刚上高中的王杰希认识了这位鼎鼎有名的各种意义上的校园传说。


事后王杰希总结,不过是土气的、归纳总结的学习方法,和一顿乱打的打架方法。


末了,实在没力气的两个人躺在无边的田埂上,看着夕阳一点点滑下地平线。一时之间他们竟然都无话,沉浸在莫名的永恒境界里。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过后,似乎总需要壮阔的景色相衬。


但这时,王杰希突然想要爬起来,猛烈地挪了挪身下乱七八糟的杂草。睡在他旁边的叶修对他打扰沉思气氛的表现很不满,问他在干啥。

王杰希带着一点失意回答:“今天黄昏的时候我没在家。”

叶修皱着眉头笑起来:“你怎么还在惦记你的小天使啊?”

王杰希坐了起来,义正言辞:“不是小天使,是来召唤我的使者。”

叶修继续笑着,把王杰希又拉倒在地,说:“别想了,改天,我带你去山里看看。”


王杰希被叶修砰地拉倒,头撞在地上。刚刚那句话的回音轻飘飘地飘进他的耳里,带着傍晚温柔的风,带着田埂里泥土的气味。


他突然想到,是了,哪有那么多限制,自己可是被选中的魔法师啊。



03


也许从那一天起,也许是命中注定,王杰希开始了他剑走偏锋的人生。别人总在疑惑他的迷之自信的来源,他却处之泰然,仿佛一起都是注定好的不需要质疑,因为那份对自己被选中的命运的笃定从未动摇过。


叶修觉得他这一点很有意思,足够自信了却不自满,好像还有大把大把的空间用来谦虚。想来想去能解释的,大概是太了解自己了。总之那之后他挑了个日子,带着王杰希走遍了那座山里他能走过的几乎所有地方。


踩踏着枯枝败叶,看着四周重重叠叠的树,他拿着自己做的小砍刀一点一点斩去挡在前面的荆棘,驾轻就熟,动作迅速而准确,一时如同神人。他带着王杰希顺着藤蔓的韧劲荡过山沟,绕过遗留下来的深坑陷阱。他教王杰希在盘根曲折的树林里穿梭,爬上最高最壮的那棵树的顶端,砍掉过密的树叶,探出头来。


那一瞬间,如同直上云霄,然后从云层中探出头来,一下子看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那一瞬间,辽阔的景色尽收眼底,村庄和树林,山谷和流水。那一瞬间他看见了王杰希眼神里亮亮的东西,一时有些自得。


“你看,这山里也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东西嘛。”下山的时候叶修挠挠脑袋说,“这树和山下的树没什么两样。把这座山神化了,也不过是因为对它根本不了解。”

“不是的,”路上一直没说话的王杰希最后开了口,眼里依旧发着光,“这山里有太多山下没有的东西了。”


他神色很严肃,让叶修想敲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些什么。


“你看不见吗?”王杰希继续说,“这里的水是流动的,风是自由的,树是独立而坚强的,而镇里的它们,都是被驯化过了的。”


王杰希顺着他一路走过来时的路,跟叶修介绍各种植物和气候的习性。他鞠起一捧清泉,像在听它的诉说,他用枯枝在沙地上写下符号代表的信息,嘴里念念叨叨,驯养不是单向的诱导,而是双向的承诺与配合。自然给予镇上子民温和的环境,他们也回赠自然难得的平静。


叶修半信半疑,却忍不住另眼相看。他看着讲起这座山峦就怀着隐秘欣喜的王杰希,说的话没怎么听进去,但总觉得那个小他两岁的少年和从树林缝隙洒下来的阳光十分相配。


后来,王杰希一边下山说,冷静自持的样子:

“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得说,刚刚和你胡扯了那么多,其实我都是看书胡扯偷学的。”

叶修正走着,听到这话瞟了王杰希一眼,“看得出来。”

说着他又往上抛了一个小石子,然后接住。

“唉,现在的年轻人。”


这就是他们的初遇了。一直到现在,还处于这种半死不活的相处状态。游荡在山林,追逐在田埂,像每一个这样年龄的少年人一样,背后都有一整片的蓝天。



04


“我今天不想去山里。”王杰希说。

“被猫抛弃了很伤心?”

“我想和你打一架。”王杰希真诚地说,“马上你就要十八了,以后你就要走了,没机会打架。”

“明天还上学呢,你瞎使唤什么。”

“也是。”王杰希顺从得可怕。

叶修余光瞟了一眼已经比自己还高的王杰希,总觉得心里一些疙瘩过不去。王杰希这人,你说往北,他有时偏往南走,有时就偏听你的话往北走,当然更多的时候他原地飞升而不自知。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踢飞了一些路上的石头,拔了几根长得比人还高的杂草,拿在手里挥舞着。一直走一直走,直到走到周围出现了人烟和田野。


王杰希突然停下了脚步。


又怎么了?叶修刚想问他,突然就听到收割机的声音响起,轰隆轰隆,很有规律,像划开了一曲的乐章的开端。一时周遭被笼罩,只留他和王杰希并肩站着,看着田野里的收割机一点点运行,把那些成熟的金黄的稻谷收入张开的大口里。四溅的颗粒清晰可见,在空中弹跳,充满活力。


是什么都不用问吧。


放眼望去是数不尽的田野,有的收割过,有的还没有,斑斑驳驳。天边流云快要染上黄昏的颜色,山峦的轮廓渐渐模糊。


时间在一点点被抹去。王杰希和叶修站得很近,肩挨着肩。叶修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收割机收稻子,仿佛那种机械化的工作也带有了魔力,他挪不开眼。重复又重复,但是总有别的味道。他之前一直不知道自己受王杰希的影响有多深,直到此时此刻。


“……”耳边一热,王杰希好像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我说,这样……挺好的。”

“什么挺好的?”总觉得漏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王杰希吸了口气,又凑过来说道:

“和你一起,不去山里,也挺好的。”


他们一起站在风里。


“是吧,我也觉得挺好的。”


收割机没有因此停下工作的声音。


从初遇到现在叶修快要离开,不过短短几年。叶修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王杰希,但也有足够的自信判定王杰希表现失常的原因。


他把手搭在王杰希的肩膀上,用力拍了几下,说:“没事,你以后也会和我一样走上远方的道路。这世界不大,我们很快就能见面的。”


叶修想着未来的东西,温情的感觉快要喷涌而出。他幻想着未来的某一天,繁华的城里,他和王杰希都已混得有头有脸,带着自己的兄弟,持着家伙,在人群中相视而笑。那天阳光会和今天一样好,空气干冷,他点上一支烟,烟雾袅袅而生,弥散在他们中间,一如当年的尘埃。


“不,我会走得比你还要好。”王杰希突然接话。

叶修一愣,收回了搭在王杰希肩上的手。


“别妄想了,你不会的。”



05


叶修走之前,学校还有一场很大的文艺表演。王杰希他们班被选去参加诗朗诵,背景音乐特别应景地配上了友谊地久天长。据可靠情报说是他们班班长配的。


全是套路,叶修心想。


“But I have promises to k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他看着王杰希穿着一丝不苟的演出服,手持话筒,带领大家朗诵出诗的最后一句,眼神看向前方。下面老师同学纷纷鼓掌,感动得泪眼朦胧的。


较什么劲啊。叶修又想。他一直看着王杰希,直到结束了下台的时候才对上了舞台上看过来的眼神,坚定而专心。那种感觉像触电一样,猝不及防,但是又像是终于有所收获有所寄托的倾满的甜蜜。


这时候叶修突然想见见十年后的王杰希,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但是长大后的王杰希,褪去了现在故作的老成,一定是个更厉害的人吧。也许他收起了现在这份莫名其妙与敏感,转成了另外一种力量,也许他收起了那些令人望而却步的笃信,转成了另一种坚持。


他是领袖。一个声音这样告诉叶修。


而自己恰好也是。


所以最后他们还是打了一架,无关外围世界的纷扰。此时此刻,风暴中心,只有他们。是针锋相对的对手,也是如尘混于雾,外人被遮挡看不分明,于己之视却刻骨铭心,清清楚楚。


对于两人来说,对方在自己生活中的位置是无法被替代的。那个曾经带自己看遍群山踏遍荆棘的人,和那个让自己怀有对不变景色平常生活的期待与新奇的人,早就成了生命很重要的一部分,无关分离相聚。


打架那天王杰希也仿佛看到了未来的叶修,他站在路边一块普通的石头上,却如同斗神一般带着夺目的光彩。王杰希想起他们的初遇,想起那些个放学路上看过的收割机,踢起的滚滚尘埃,和那些时刻只在心里说出的赞叹和感谢。他看向叶修,那个人将要身披过去的荣耀,踏上去往远方的路。但他现在还站在这里,身后是十月的蓝天,和那些他们两人一起踏遍的山峦和原野。








06



不管是友谊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什么都好,地久天长就好。









END




注:引用英文部分来自RobertFrost的雪夜林边暂驻


考完试,冒个泡

写了两个月,改了超多次,但是一直都想写写少年的故事。本来想写很长很长的日常但是因为我耐性和时间都不够也就作罢。下一次,下一次吧,这样又想着。

因为是少年嘛……全是我的脑内剧场,OOC见谅(趴倒

P.S. 如果打两个cp tag打扰了请告诉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XD



16/05/14



评论(12)
热度(50)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