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叶王】万物逆旅

*派件员的诗和远方+原著梗+搞笑漫画画风



万物逆旅,然百草权舆。



叶修叼着未点燃的烟,对着路那边的快递员吆喝:“哎,那边的,对,微草那个,中午一起出去吃个饭啊?”

戴着遮阳帽的微草的抬起头,清点了下车里的货物,对着他比了个OK的手势。


中午的时候校园里的学生三五成群地过来拿快递,一个个小姑娘脸上兴奋的表情尤其明显。叶修拿出几个标明收件人是“XXX的老婆”的快件,送到她们手上。他熟练地撕下有签名的条,塞进自己的包里。


学校里不给抽烟,他那物流老板似乎就是因为这个才把他分到学校这片区里让他定点驻守的。但是一不让他抽烟,他就想打游戏,可是现在连游戏都打不了,实在憋不住就讲话。


刚开始他觉得站对面那微草快递的小伙子看上去挺难说话的,一来二往之后倒发现那人是个挺好的聊天伙伴。至少是愿意听他叨叨,并且能给出中肯意见,时不时还讲几个有意思的故事和笑话。那小伙子叫王杰希,长得挺好,就是大小眼。但叶修毫不介意,大小眼他见多了,关于大小眼的笑话他一口气都能说出一打。他乐意取笑王杰希,反正大家都是明白人,找找乐子,无伤大雅。后来直到王杰希和他够熟了,也开始戏弄他的时候,他才觉得好像是不该起这个坏头。


主要来这的快递公司就他们两家,来来去去也就他们两人一直待着。派件的日子不很有趣,两人在学校分开之后就各有各的生活,互不干扰。但在这彼此共享的时间里,也足够让一个人去渐渐了解另一个人。


比如有一天,阳光透亮,叶修正仰头看向蓝天,假装自己是世界的男主角。一低头,就看见王杰希车旁边架着个扫把。


“你为什么拿着个扫把啊?”

“因为,我是魔法师。”王杰希手里对着单子,头也不抬。

“我说小王可以啊,深藏不露啊?什么时候露两手给哥看看?”

王杰希无奈地看看他,说:“学校还招扫地工兼职,一小时20块,算平均水平里很高的了。”

叶修乐了:“魔法师也有为生活所困的一天啊。”

“别贫,攒足的钱有别的大事要干。”

“哪有报名的地方啊,我也去报个。”


于是两个人就经常在没有派件任务的时候来学校里扫扫地。一人一个大竹条扫帚,背上长挂一个大垃圾桶。两人从学校前后门开始,比赛谁先扫到一桶垃圾,或者谁先到达约定地点。一人以横卷旋风之势,一人有气贯长虹之威,没过一会儿就创下了该校扫地效率新高。学校表彰他们,想给他们涨工资,他们一边数着钱一边摆手,不了不了,只是临时工罢了。


后来王杰希调侃,“别人都说这一叶知秋。你这是扫得地太干净了,秋天落叶的地上都只有一片叶子,叫一叶之秋。”

叶修不服,“你不也是,国王那么铺张的场面过了你面前,你非得扫得一点垃圾不剩,好像人家没来过一样,叫王不留行。”

“牵强。”王杰希切了一声。

“别没大没小,小王,哥用扫帚吊打你哦。”


还有的时候叶修和王杰希蹲在学校的阶梯上谈天说地,犯烟瘾的叶修嚼着一根一根的小法棍,嘟囔着问王杰希:“你那攒足了钱以后到底要干嘛啊?”

王杰希从来都不直接回答,只给一些可供选择的答案:“去澳门赌博”、“全部换成硬币搭一栋房子”、“买一艘游艇”和“买一个动物园”。

饶是叶修再能接受这世界的不可能,也不会相信王杰希给出的这些答案。他越来越好奇,但他知道这得让王杰希自己说出来。


午后两点,快件基本上都派完了,两个人应了今早叶修的约,在馆子里哧溜哧溜吃着火锅。眼前雾气腾腾,酱料的香气跟着一起飘进鼻子里。


“你说我要是在另外的平行世界里会干些什么?”叶修一时心血来潮。

“当个宅男吧。”王杰希头也没抬地吃着金针菇。

“什么啊,我倒觉得,我会当一名职业的电竞选手。”

“你要是当了电竞选手,也不妨碍你当一个宅男。”

“有道理。”


两人接下来几分钟都没说话,忙着用漏勺去捞刚下的羊肉。叶修用筷子夹起一块羊肉,扔进装着酱料的小碗里。羊肉裹满了酱油香油芝麻蒜泥和香菜,叶修很满足地把它送进嘴里。


“要等我攒足了钱,”王杰希突然开口,“我是要捐给我老家的小学。” 


叶修愣了一下,马上看向他旁边,可王杰希手边的啤酒动也没动。他有些害怕如此坦率的王杰希,以至于打了一个小小的饱嗝。


“然后就去环游世界。”


叶修这个人吊儿郎当的,有时候就是处理不好这种一本正经的场合。他只好打着哈哈,装出一副中二的模样,加油助威。但王杰希不同,他是把这些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当成正常任务去做去完成。别人的眼光、评价只能促进他,不能改变他。


“我知道你是个很厉害的人,以后肯定不止干派件这一行。”王杰希继续说。

叶修哈哈了两声,试探性地问:“那我以后去干嘛呢?”

王杰希很不相信地看着他:“当然是当你所说的职业电竞选手啦。”

“不不,那只是幻想,”叶修笑了,“我以后要跟着你一块去环游世界的。”


后来叶修才发现,王杰希每个月打好几份工,真的是为了能把工资一半都捐回给教育事业。王杰希当然明白这会招致怀疑,但他就是有那份信仰,固执的很。


“那些小朋友每个月会写信给我,我能看得出来,他们的未来一定无可限量。”

“所以我愿意扛着他们飞向属于他们的未来。”


你无法分辨有着强大实力与信仰的人们的举动的对错。在他们眼里,零点一的可能就是有可能,能实现追求的方法就是好方法,有一分一毫的责任也会努力去扛好。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眼里永远有光,有希望和远方。


叶修和王杰希在一起工作生活的这一段时间里,两人还经常飙车,字面意义上的。电动车加木板塑料筐,装着一车的快件。但当派件完毕,一切都空空如也,除了年轻的心和电池容量。


说是飙车,其实不过是两人开在机动车道上,用尽全力,以三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迎风而去。风鼓起他们的上衣,吹开他们的头发。他们在肆意风行中像无所畏惧的旅人,然后在快要开到繁华大路的十字路口时变到了自行车道。


城市的街头,十字路口,红绿灯的变化决定了两人的归处。当叶修直行的时候,王杰希还留在原地。每每让王杰希欣赏自己驰骋的背影,他都有点紧张。塑料筐在身后哐当哐当响,他忽然想起王杰希曾经跟他说,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啊。


不止这么多,他还想起了很多很多王杰希跟他说过的话,他俩一起干过的聪明事和蠢事。


春天的中午暖洋洋的,没有蝉鸣,叶修却仍然想睡觉。他趴在电动车上小憩,等着放学的学生一哄而上来领快递。然而梦里就没有这些喧闹,梦里他安宁而满足,一路疾驰在平原荒野湖泊边上。随后他又梦见自己像平时一样开过那个宽阔的十字路口,似乎比平常还要再宽一些。他依旧很紧张,车子慢悠悠地走着,忽然他发现身边出现了一个人。是王杰希跟了上来。


叶修一惊,原来他没有再留在原地,等着去另外一个方向了?


快醒的时候他想起王杰希跟他说的另一句话。他说,萍水相逢一场,能作旅伴也是缘分,且行要且珍惜。


午后,太阳渐渐出来,又隐没在云层里,周而复始。微风吹过,气温不高。学生们在旁边一边走远一边念叨,这该是春游的时机啊。


叶修看着空空的筐子和不远处的王杰希盘算起来。


“你今天还有件要派吗?”

“没了,今天下午我休息,把车子送回公司就行了。”

“哦好,那咱们走吧。”

“去哪啊?”

“私奔。”


两辆电动车同时从上坡一跃而下,向着校门疾驰而去。






END


今天一鸡血,没忍住。结果,可以,这很韩寒(并没有

提前祝老王生日快乐!

再祝王爸爸父亲节快乐!(?


评论
热度(100)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