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叶王】只道寻常

只道寻常






“早餐喝粥还是豆浆?”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阳光正好,不多不少。叶修睁开眼睛,看见王杰希站在房间门口提问。

“豆浆吧,谢谢您……”叶修干脆利落地倒回在床上。

“记得晒衣服,五分钟后就洗完了。”王杰希边嘱咐边从门口鞋柜上储物盒里拿出一串钥匙,叮咚叮咚地把门带上了。


于是屋子里又恢复到一片寂静。叶修仰面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眨巴眨巴眼睛,翻身起了床。他想起了什么,跑去书房一看,发现昨晚一直在充电的电脑的插头已经被拔下,散乱的草稿和书又被摆放地整整齐齐。


生活真是不可思议。他静静地想,循着洗衣机发出的信号声,掀开了机盖。



叶修觉得自己是看着王杰希长大的。从十几岁的少年到二十几岁的成年人,再到现在快要迈入三十岁的大关,不知不觉两人竟然已经认识了十年有余。


人们常常说感情一旦随着时间被拉长,就会变得模糊不清,变成一种习惯性的爱意浸染进生活。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他早就分不清每天早晨第一眼见到王杰希心中的情绪和当年告白之时心里的波浪有什么区别。过起长久日子来,他也不屑于分清。


他能分清的,而且百分百确定的,就是对他来说,王杰希和别人都不一样。


一路是敌手,连王杰希自己也说过,更习惯于和他作对手而不是队友,叶修琢磨过这一路火花是怎么飞溅的。当年那个到处乱飞但被自己打得满地找牙的新人,后来那个改变打法逐渐成长的主力,以及那个在挑战赛上举起身边新秀的手、自愿输掉比赛的队长,统统都是他眼里,复杂的、坚定的、不变的王杰希。


作敌手的好处,就是大家能够理解几乎所有他和王杰希看似纯洁的插科打诨。那其实是一种带着点占有的私心的打趣,想看他的反应,想探索他的未知。但有意思的是,这种关系表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又显得那么自然。似乎十年如一日不变的景色,很少人发现它变明丽了的颜色。


比如王杰希又在比赛中大放异彩了他会抬杠,比如大家在B市聚餐了他会多说几句王杰希有关的趣事。再比如黄少天说起,老叶你这么闲是该找个姑娘安定下来了。叶修会忍不住把炮火转向王杰希,说你看老王还不急我急什么。


黄少天会在群里继续蹦蹦跳跳地说这不一样,讽刺叶修几句。王杰希会出来淡淡地说,自己的感情生活挺好的,不劳叶神费心。


世邀赛前,大家聚在一块儿讨论分房住的事情。吵吵闹闹决定了几次,都是叶修和王杰希在一间房。张佳乐在旁边幸灾乐祸,方锐笑着说,王队您辛苦了,别打起来伤了和气就好。


叶修给他们一波白眼,抬手就搂住站在旁边无辜观战的王杰希,宣言我和王大眼关系好着呢,你们少挑拨离间。王杰希也没嫌弃地推开,就笑笑说,反正你们叶神也打不过我。


很多时候,明白的人自然明白暗流在涌动,不明白的人就当一场热闹看,大家都乐得自在。


但纵是再明白的人也有一件不知道的事情。


第十赛季叶修复出之后,王杰希有一段时间常找他,两个人开起没有谁知道的小号跑到竞技场厮杀。叶修有一天晚上来了兴致,叫王杰希到网游里找他。王杰希不解,刷副本不是很容易就暴露了吗?


叶修说不刷副本,就在游戏里散散步,跟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那天晚上,叶修挑了一个能看的景色,发了坐标给王杰希,不到一分钟就看到了来人的身影。那瞬间他觉得有一只小船儿荡起双桨,在他的心里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周围人山人海,不远处还有角色跑来跑去,游戏里面到处都是打打杀杀的。王杰希四周看了看,笃定了心思,却有点想笑。他跟叶修说,看不出来你还挺浪漫的。


两人都没什么废话,真的一边在人山人海里操作着角色散起步来,顺便聊起天来。颇有一种天翻地覆我两耳不闻,风花雪月我专心致志的情怀。


叶修说,人生就是散步。散步,懂吗?

王杰希说,还有打荣耀。

叶修说,对,还有打荣耀。但是现在主要是散步,谈恋爱,散步。


王杰希在电脑面前露出了微笑,太土气了。他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应了一声。

叶修看他啥也不说,猜他在装傻,心里不明所以地踏实了几分,又天南海北地扯起荣耀,战队,微草,和管着小朋友们的好爸爸好队长王杰希。


然后王杰希说,得得得别贫了。

于是叶修说,处吗?


这是一个直球,一个请求,一个快要爆炸的气球。王杰希双手停在了键盘上。


突然有人在宿舍外面敲门,刘小别叫着队长是时候还我耳机啦。王杰希想了想,匆匆打了一行字发给叶修就跑去开门了。


那边叶修发出消息后有点心神不宁,只见一分钟后一行小字冒出来:“就按你说的,我都养了那么多孩子了,再来一个也无妨。”


这边刘小别领回自己耳机之后惊恐地扶墙,他看向窗外的景色,一弯明月挂在深红色的天幕上。晚风似有若无,只听见树叶沙沙的声音。他想倾诉又不敢在队群里出声,只好跑到七期群里,幽幽地说一句,今晚月色真好,队长笑得真甜。


后来的日子就好过了,似乎是两人之间的隔膜改变了通透性。尤其是住在一起之后,两人都乐得看见一个不一样的对方,那种私下里会露出的温柔不设防,和一些只有亲密了才挖掘得出的性格中可爱一面。


“你除了会乱飞还会干啥?”叶修开了麦,已经是第三次说同样一句话了。


一群人都听着,心知肚明他指的是谁,不敢噤声。


“我还会一击致命。”王杰希冷冷地开口。

“就你,老王,今晚你输出不行啊。”


旁观群众看着王杰希的操作目瞪口呆,如果王杰希这样都叫不行,那就不知道叶修说的行到底是怎样的了。


王杰希没再理叶修,甩出安排好的一连串刚冷却完毕的技能。魔道学者的衣角翻飞,扫帚的形状都快模糊在一大片熔岩和干冰里。敌方被迫闪躲出王不留行的攻击范围,却不偏不倚落入君莫笑的手掌中。


“满意了吧?”王杰希稍微舒展了一下手指。

“一激你就翻脸,哥好害怕。”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和飞快敲击键盘的声音传过来。


这边唐昊听着两个人的对话,看着屏幕上的荣耀,心里不知该作何感想。况且旁边还有个黄少天叽叽喳喳:“唐昊啊唐昊,亏你剑圣爷爷拼死拼活削飞王杰希把你守到现在,你倒好,直接被叶流氓干飞了。到底你是流氓还他是流氓啊?”


唐昊完全不想理他,黄少天一句话可以让他翻脸十次。正在乱糟糟的时候,大家都没想到王杰希突然说了一句:


“黄少天你是流氓。”


唐昊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看着黄少天一瞬间愣住的表情,一脸想反驳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样子,仿佛一腔愤懑不平疑惑不解从心底涌起就要从口中喷出,就听见王杰希继续说:


“因为叶修喜欢耍流氓。”


那边叶修听到后聪明地摘了耳机关了麦哈哈哈地笑起来,拍着身边王杰希的肩膀不说话。王杰希也笑着喝了一口水,退出众人围观的竞技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叶修笑完了,抬起头看着他,看他短袖睡衣在柔和灯光下的柔软质感,和侧脸被光勾勒出一道平滑起伏的轮廓。


叶修说,你看我从来就不对你乱打算盘。

王杰希说是吗,那你把从微草坑过去的材料还回来。

叶修笑着,说游戏是游戏,人生是人生。你都退役了,好好过日子。


王杰希俯下身来亲了一下叶修的额头,然后说,好,那我们竞技场再单挑一场。


日子总是比想象中的要更加艰辛,翻山越岭之后未必就能见到海洋,但两个人的路,走起来总比一个人要轻松一些。后来的故事便是如此。


“吃完早饭就麻利收拾好,早点出发高速才少人。”王杰希把两个包拎到沙发上。

叶修喝了一大口豆浆,说:“早收好了。”


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两人都穿着舒适的居家服,仿佛此刻安定下来的双手不曾在键盘上飞舞跳跃不可一世,仿佛此刻轻快的身上不曾扛起万斤重担。


仿佛一切归零,一切皆可重新开始。


“请好假了?”王杰希关上水龙头。

叶修点了点头,拖着他的大旅行包,打开了房门。


这是两人都退役以后第一次一起出去旅行。土气的自驾游,车子一路从北京向南开,叶修在群上放出话说要各个战队所在城市都吃一遍,号召各队长副队长出来接风。反响当然很大,从一开始的斗嘴到斗大众点评截图,再到后来,变成了深夜美食图片大展。


结果自然是黄少天略胜一筹。叶修看着电脑里大家的评论呵呵地笑着,回头看一眼王杰希,发现他竟然在保存那些餐厅介绍的截图。


“车子昨天加好油了,今天要是不堵车一口气能跑到青岛。”叶修一边系上安全带,一边念叨。

王杰希在旁边点点头,说:“中午吃饭之后换我开吧。”


车子一路畅通地在高速上开着。车窗外面的景物流动得停不下来,车窗里面两人的动作却好像迟缓得很。王杰希靠在副驾驶向后倾斜的座椅上,伸手开了音乐。CD里还是叶修钟情的华语流行乐坛,都是21世纪初那时候的歌。


叶修一听音乐很来劲,眼睛看着前方的路没动,手指倒是跟着节拍在方向盘上一跳一弹的,脑袋也微微地一摇一摆,只差抖腿了。王杰希瞄了他几眼,自己闭上眼开始养神。


眼前的色彩缤纷跳跃着,王杰希觉得自己身处童话世界的底部。他走进一间旋转餐厅,门口乱七八糟的灯光在每位客人身上打转。一只绿色的大章鱼坐在吧台后面调酒,顶着鱼头的服务生指引着王杰希一路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走向哪。


“这位先生,介意我同你一起走吗?”一个有点熟悉的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王杰希被黄色紫色交错的光照得有点头晕,点睛一看发现是叶修。


鱼头小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现在只剩下他和叶修走在一条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通道里。通道两边是五颜六色的海底世界图案,头顶的灯光闪个不停。他和叶修都没有说话,就这样一直一直走着,也不管什么所以然,心里安定极了。似乎只要和他在一起,能把寻常活成非凡,也能把千山万水的冒险和奇迹活成俗世日夜。


“我说老王,”身边穿着奇装异服的叶修突然开口,声音却好像是从更近的地方传来,“你醒醒,你有没有发现车里有点闷?”

王杰希一下子从梦里醒过来,还没反应过来,睁眼看着眼前正常的景色,愣住了。他咕哝着说是吗,不是开了空调吗。话刚说完,他就感觉身上纯棉衣服上已经被汗稍微浸湿了一些,呼进的空气确实略浑浊了。


“不只是空调坏了,感觉整个通气循环的系统都不行了啊。”穿普通T恤的叶修发出了抱怨声,慢慢把车停在紧急停车道上。


听了叶修的指令,王杰希走出十几米把三角形的标志放在地上,回头看见车子双跳灯一闪一闪的,才从刚刚的梦境中稍微清醒过来。在正午的暖风中他站起身来,看向前方,叶修正站在不远处。


恍惚着,王杰希在思考自己心中这一种有寄托的感觉由何而来,并且一步步走向他。


太阳升至头顶,金黄色的光染上了大片天空,无遮挡的景色一眼望不到头。王杰希靠在车边上吃八宝粥,叶修开了车子前盖在那捣鼓捣鼓。


过了大概十分钟,王杰希的八宝粥快喝到见底,叶修终于走过来站到他身边,嘴角叼着一根烟还没点着。

“车盖还开着呢,别抽烟。”王杰希抬眼看他。

“我这不修不好嘛,抽根烟舒缓一下心情。”叶修走远了几步,站在公路护栏旁边,点燃了烟。


两人一前一后站在阳光之中,不说什么话。这幅场景让王杰希想起了当初两个人的小号在游戏里偷偷约会的时候,现在和当时心里都宁静得可怕,好像早已接受了知会了领悟了习惯了一般。


他把吃完的八宝粥放进车里的垃圾袋里,等叶修抽完那支烟。周围没有车,也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们俩,和这天地。


太阳被云稍微遮挡住了,天色仍然明亮,叶修在一片蓝色背景下转过身来,脸上有点犹豫,说:“要不我们就这样开,稍微开点窗通通风就得了。”


王杰希说行啊,拉开了车门。


本就是一场随着性子乱走的旅行,只要两个人一起逛着,他觉得无所顾忌,也无所畏惧。


王杰希坐在驾驶位上,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说:“报告组织,我已准备就绪。”


叶修掩不住笑,看着王杰希发动了车子。车载CD已经被王杰希换成了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摇滚,节拍在背景音里重重地响着,吉他旋律混合着发动机久违的低沉轰鸣声,像英雄归家时人群的欢呼,像万顷汪洋中间小皮划艇正要继续前行时发出的号角。


彩色的风景从余光中飞逝而过,风中摇摆的树木一棵又一棵,烈日下黑色的柏油马路带着滚烫的质感,天上状若静止的大块大块的白云被金光照耀着。万物安静且有神。



而他爱你风雨不动,他爱你日月常新。





END


之前的脑洞,想写两个人的日常故事。换了一下风格,虽然感觉还是那要死不活的样子hhh


写点文前最后一发摸鱼/////


2016/07/23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w



评论(12)
热度(150)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