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王杰希和他的傲罗朋友(上)

王杰希和他的傲罗朋友


 @蓝蓝路 姑娘的点文,hp梗,老王蛇院

P.S.第一次写hp梗,一下没忍住,爆字数写了个搞笑段子

     欢迎大家捉虫w 下一章就又是深情的我了(。




一个凉爽的清晨,王杰希从干净温暖的被窝起身,迎接全新的一天。


秋日纯粹不带燥热的阳光从房间窗户洒进来,桌子上面的水晶球反射出金光,照在房间角落摆放的飞天扫帚上,又照在床头悬挂的星星射线吊灯上。跳动的光斑逛了房间一圈,最终落在书桌上放着的小盆绿色植物上。微风吹过,绿色植物就扭扭腰随着光与风慢慢生长起来。


王杰希此时已经扣完了衬衫的扣子,正往身上套那厚厚的毛线衫。他捋捋被毛线弄乱的头发,对正摇摆的小植物说:“早上好啊,王不留行。”


小植物扭得更快了,两边的叶子晃来晃去,忽然噗地一声,头顶开出一朵粉红色的花来——“早上好,杰希同学。”


一路走下宿舍,来到公共休息室,王杰希和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喻文州打了个招呼。

“早啊,今天有什么新闻吗?”

“和往常差不多,”喻文州拿起白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报纸封面的魔法部发言人重复着严肃而生动的表情,“最近倒有点太平得可怕。”

“那走吗?”

喻文州点点头,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抱起木桌上的几本魔药学的书,和王杰希走出了休息室。


秋天的天空出乎意料的蓝,没有厚重云层的遮挡,没有燥热阳光的照射,空气也十分清新,霍格沃茨的哥特式的塔楼在湛蓝天空下显得更加古朴而庄重。


“我能想到的最近发生最大的事情,就是我们要有一个代课老师了。”喻文州走在路上跟王杰希说。

“哦?什么课?”王杰希问,他的长袍被风吹起来。

“咦你不知道吗?”喻文州有点惊讶,“黑魔法防御术。”

“冯教授呢?又生病了?”王杰希皱了皱眉。

喻文州无奈地点点头。

“他不应该总是去找那些麻瓜医生的。”王杰希叹了口气,“希望我们这次的新老师是个比较好对付的、理性的……”


王杰希的说话被活生生地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喂!那两个斯莱特林的臭小子!昨天的仇我还没报呢,吃我一招!”一个穿着长袍套着红金色围巾的年轻人从旁边的楼梯上跳下来,扔过来一个不明物体,被王杰希和喻文州堪堪躲过。


喻文州苦笑着说:“你还是先希望眼前不太好对付的快快消停吧。”


话刚说完黄少天已经跳到了他俩面前,王杰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喻文州微笑着,两人看着眼前的人张牙舞爪。

“你想干什么,格兰芬多的小怪物?”王杰希皱眉,“我们要去上课了,没空陪你玩。”

“你还有脸问?”黄少天吸吸鼻子,脸色涨红,“你前几天故意每次都把游走球打到我头上!还好我闪得快不然就让你们得逞了!”

“反正最后还是斯莱特林赢,你闪或者不闪都没用。”王杰希对着黄少天甩下最后一句话,拍拍喻文州的肩膀,又小声说了一句,“帮你占位。”然后快速地向后一转就溜了。


逃离了爆炸现场,王杰希捧着喻文州和他自己的课本走进课室,想提前看一下下周要上的内容。上午第一节课前的教室尤其安静,王杰希正盘算着,刚把书放下,忽然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


“这位同学,”一个穿着大衣戴着纯棉口罩的男性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他,“请问这里是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吗?”


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觉得他的脸和声音都似曾相识,但这个人身上却带着一种他很陌生的久经磨练的气息。所以他没怎么多想,点了点头,看着那个人走上讲台,自己也坐到了第一排的座位上。


时间到了开始上课,讲台上的男人缓缓把口罩摘下来,打着哈哈解释说这几天降温有点感冒但是你们冯教授更惨所以才叫我过来给大家代课。


王杰希抬头,电光火石之间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讲师转过头去写黑板。

“那么,我叫……”

“叶秋?”

“叶修。”


王杰希几乎是脱口而出的疑问和台上人的说话声重合在一起,弄得刚溜进教室一身风尘仆仆的喻文州也凑过头来问他,你认识他?


叶修在台上写完黑板之后转过身来,俯下身子对喻文州说:“认识啊,我们很熟的。”然后起身前他对着王杰希眨了眨眼睛。


一整节黑魔法防御课基本上都成了叶修的表演课,他讲起基本要领来总觉得干瘪乏味,硬是给每个概念填充了一个或两个他所说的“亲身经历小故事”。王杰希坐在下面听,想着他和叶秋见的最后一面已经是快两年以前。那时临近毕业的叶秋有一天忽然不告而别,留了张小纸条给他说自己被命运感召要去拯救魔法世界了。


如果眼前这个人就是叶秋,那真是难以想象这两年他都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


下课之后大批学生涌上讲台又涌下,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继续坐在座位上写东西。喻文州看看他又看看讲台上被人群环绕的叶修,很识相地拍拍王杰希的肩说自己先走了。王杰希跟他打了个招呼,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等到人差不多都走完了,才起身收拾东西。


等他收拾完,抬头看看发现讲台上的人也一脸有趣地看着他。于是他更肆无忌惮地直视眼前人的眼睛,问他:“你是叶秋吗?”


叶修马上露出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才过多久你就不认识我了。”

王杰希瞪着他。

“是当年那个你认识的人,但我的名字叫叶修啊。”叶修挥手指了指黑板上的字,“中午跟我一起吃饭我就告诉你到底怎么回事。”


还真是他,王杰希想,拿起书扭头就走。


“喂!王大眼!”叶修追上来,“你这个死小孩,过了这么久还是一点没改你的臭脾气,冯教授看到要多伤心啊。”

“冯教授可没因为我偷溜出学校和食死徒搏斗而犯心脏病。”


王杰希脱口而出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跟叶修抬杠这件事情,完全是出于本能,仿佛时间的隔断根本没有起到作用。他的脑子像是混合了几十种复合药剂,咕噜咕噜冒着五颜六色的泡泡,找不到导气管,也找不到一个解决办法的入手点。


叶修在他面前晃了晃手,让他回过神来。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与去下一节课的路相去甚远。

“你要带我去哪?”王杰希警惕地停下脚步。

“叙旧啊。”叶修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

“我要上课的。”

“反正是下节课是飞行课,你的飞行水平已经可以毕业了,不用担心。”


王杰希依然站在原地瞪着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时间转换器示意王杰希。看到眼前那个人看了一眼,露出我就知道的表情开始继续往前走之后,叶修又把那个从对角巷偷偷买来的伪造时间转换器收进了口袋里。


两人一路走到了叶修暂时住进的教师宿舍,路上都没怎么说话,仿佛在蓄力等待最后的一击爆发。


进了宿舍,一路上竟然没碰到什么人,免去了打招呼解释的尴尬。说到尴尬,两个两年没见的人走在一起,肩膀挨着肩膀,话不说一句,只能用余光互瞄对方,确实也挺符合这个词的定义的。


叶修开了他宿舍的门,王杰希走进去。两个人脱下大衣放下之后,坐在两张椅子上面面相觑。


“我没什么旧好叙的。只是你需要解释一下你的行踪。”王杰希开口。

“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通过了傲罗的考验,去做了几个任务,仅此而已,今天上课都讲了一遍了。”


叶修喜欢轻描淡写,喜欢把重点引开,而王杰希不喜欢被引开。


“所以你叫我来叙旧,我们已经叙完了,我可以离开了吗叶教授?”

“好好好,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意思啊小王。”


叶修开始说,他以前在霍格沃茨上学时候的名字叶秋是离家出走时候假扮的,现在这个名字才是本名;当初没有告别就离开是因为已经被追踪到了身份,再在学校停留怕影响学生们;现在回来是因为刚刚解决完一大帮黑魔法势力被放假来霍格沃茨教书。


“你知道的,小王,魔法世界转瞬即变,天有不测之风云,我也不想这样的。等你长大一点你就明白了,这世上总有你必须承担的生命的重负。”


王杰希对着一脸深情的叶修吐了吐舌头。


“那冯教授呢?”

“哦他也放假,去马尔代夫度假了。”


一段对话之后两个人又陷入沉默,互相注视着对方。

“其实啊,我叫你过来,还想问一件事情。”叶修咽了咽口水,“就是,那个,咱们现在还是在那什么吗?”他的手在自己和王杰希之间来回挥动,似乎想暗示些什么。


王杰希笑笑,说:“咱们现在不就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吗?”



后来王杰希刚接过时间转换器就发现叶修已经转身溜了,无影无踪。他觉得有点纳闷,但也没过多想法。刚好在钟楼下碰见了喻文州,喻文州很惊讶地问他:“你刚刚怎么没来上课?”

“被叶教授找了。”

喻文州微微带笑:“我觉得他有点眼熟啊,以前是不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是啊,”王杰希想索性也不帮他保守什么秘密了,“叶秋。拉文克劳校园传说。”

喻文州的笑僵在脸上,“哦,怪不得你去那么久了。”

“……”

“王队你别介意,其实我一直想问,你当年和叶秋到底……?”

“就是普通朋友。”王杰希低头摆弄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喻文州看着他捏紧了手中的假时间转换器,对自己说:“以前是普通朋友,现在是普通敌人了。”



第二天叶修正在课室吹着小曲儿准备离开,就被王杰希逮到了。


“你已经忘了校训了吗?”王杰希堵在他面前,很认真地问他。

叶修愣住了:“这又和校训……”

“永远,不要,逗弄,一条睡着的龙。”

看着王杰希深沉的表情,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边笑边夸奖小王你的幽默感也一点没变。

笑完之后,叶修问他:“你真的有那么对我不满吗?”

王杰希说,没有啊。

叶修说:“你对我有这么强烈的感情,我们这样很容易旧情复燃的。”

从后门进来、准备拿回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漏在教室的笔记的喻文州:“……”


王杰希冷峻地瞥他一眼,起身准备离开。


“哎王杰希,”叶修止住笑,忽然抓住他的手臂,说,“你是不是下周有魁地奇比赛?”

“没有。”


王杰希后来和喻文州一起回到宿舍,两个人都没说什么。桌子上的王不留行依然摇摆着她粉色的花瓣,王杰希俯下身子对她说:“叶秋回来了,现在是叶修了。”


粉色的花瓣飞快地摇啊摇啊,最后直接噗地飞到了空中。


王杰希用魔杖把花瓣停在空中,看着王不留行甩掉花瓣之后又扭来扭去伸展着自己的枝叶,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房间里的书桌上放着一些奖杯,和王杰希亲人的照片,最上面难以察觉的那一个放着一条混合着天蓝和墨绿色的长方形纸板,歪歪扭扭地写着拉文克劳斯莱特林永结同心百年好合。叶修写完这个纸板的上一场魁地奇比赛是拉文克劳连续第三次打败斯莱特林,而下一场比赛,是王杰希带领的斯莱特林大放异彩地逆转打败了以叶修为首的拉文克劳。


王杰希拉开抽屉,三年前叶修送的一大包七百多种口味的多味豆还留在里面。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好像时间也一动不动。


王不留行拍打着自己的枝芽,发出了嫌弃的啧啧声。


他不知道从今天以后自己和叶修会开始往哪个方向发展,但他唯一笃定的是,他以后会走上和叶修几乎一模一样的道路。他想要胜利,他想当个傲罗。



几天之后当王杰希穿戴上长袍站在帐篷里面,看见一只手从幕布里伸出来冲他招手的时候,开始有点绝望。他在心里对几天前多愁善感的自己嗤之以鼻。


一秒钟之后,叶修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叶教授好。”王杰希微笑。

“哎王杰希,原来你是魁地奇球队的啊?”叶修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是啊,教授有什么指点吗?”


叶修抬头踮脚望了一圈周围。他和王杰希来得都比较早,帐篷里这时人并不多。偶然有几个低年级的小朋友撞进来拿点东西,过后又恢复到一片宁静。


“你想干嘛?”王杰希警觉起来,“待会是有负责的教授进来检查的。”

“不好意思我就是被派来巡视的教授。”


叶修说罢,一拉王杰希,两个人趁着外面的人还没进来的时候滚进了一个休息更衣的小隔间。


王杰希比叶修还要高一点点,现在被叶修按在墙上,腿都是弯的。小隔间真的挺小的,王杰希比完赛一般都不进来,就算累也不进来,因为每次经过他都能听到里面两个人打啵的声音。


现在在无数人曾经唇齿交缠的地方,王杰希歪歪斜斜地站着,说教授你让让我腿伸不直了,叶修看着他,挪挪位置,不说话。


王杰希被他瞪得心里毛毛的,问他为什么这样看他。叶修用气声在他耳边说,我在酝酿,怎么给你加油打气。


隔间里有点闷,外面有人进来了,很大声说些什么,还走来走去的。


但是叶修忽略了外面的细小杂音,他对着王杰希说,我有点想亲你。


气氛正是半分熟,空气里都是彼此的鼻息在交错。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回应,细小的杂音瞬间放大,外面的人大声喊起来:“王杰希你在哪!你有种耍诈有种出来啊!我看着你进了帐篷的!王杰希!出来!”


叶修心好累,心想我的好事就这么被黄少天那臭电灯泡打断了。


“王杰希!快出来!”黄少天离小隔间越走越近。


小隔间的门就是一层门帘,一般人都不会掀开。可是处于暴躁寻人阶段的黄少天显然不属于一般人。怎么办?叶修对王杰希比口形。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叶修睁大了眼。


“王杰希,你在哪啊?”黄少天的声音就在耳边了。


经过小隔间的时候,黄少天刚想掀起来看一下,低头却看到里面有两双鞋子。他非凡的听力没有欺骗他,他听到了打啵和轻轻喘息的声音。


黄少天忍不住全身抖了两抖,自言自语:“这谁啊这么心急,比赛还没开始打就开始亲热了,现在的年轻人啊……”


他在小隔间周围又转了几圈,嘴里念念叨叨:“唉,管里面是谁,反正不会是王杰希。”


黄少天失望地准备离开,隔间里的叶修抱着听到他最后一句话之后猛然僵硬的王杰希,不出声地笑了起来。



TBC


评论(7)
热度(82)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