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王杰希和他的傲罗朋友(下)

依然是 @蓝蓝路 姑娘的点文。hp梗,老王蛇院。希望你能喜欢ww

上篇走 魁地奇比赛前斯莱特林队长在干什么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黄少天忿忿不平地来到准备地点,碰到了路过的喻文州。


“我问你,王杰希是不是刚刚进了帐篷?他突然不见了!”


听到气势汹汹的提问,喻文州耸耸肩表示自己是无辜的。然后五分钟后,他听说了那个扑朔迷离的王杰希小隔间事件。


“王杰希没有隐身衣吧?这没道理呀,他能去哪啊?等等,你说小隔间里的不会是他吧?哈哈哈哈哈太可怕了,想想就瘆人,那可真是老树开花啊……”


王杰希能和谁在小隔间呢?喻文州刚刚想笑,就被脑子里闪过的一个念头吓到了。要是这念头成真,他想,这岂止是老树开花,简直就是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王杰希这边趁着没有人进来很快送走了嘴里说着要认真巡视的教授,拒绝了他一切会影响比赛的请求。同时整理好了自己的着装,拿起了他的飞天扫帚,戴上手套后一点点检查。


喻文州轻手轻脚地撩开幕布:“……”

王杰希抬眼看他:“你为什么一脸很期盼的表情?”

喻文州微笑:“期待你的精彩表现。”


“你呢?”拍拍手,王杰希没有很在意,站起身来,“你准备好飞了吗?”



如果三年前让叶修来评价王杰希他肯定会说一些俏皮话,那时候的他和王杰希确实适合很多很多的俏皮话——尚未完全成熟可以进入广阔魔法世界,但又有足够的才华立于学校一地。


但是现在,当他抬头仰望着王杰希,骑着扫帚的王杰希时,他想不到一个恰当的句子来形容。他只能学会像这个时代的麻瓜一样,点一根烟,叹一口气,缓缓道一句,他变了很多。


这不仅仅是成长的问题,王杰希还会为了更多人的利益而改变自己。叶修想着自己当年踏出霍格沃茨大门,和一帮成年巫师们跋山涉海,在城市高空飞行。救了一些好人,失去了很多伙伴,自己也经历过遭人误会却又出手相救之类具有戏剧性的事情。他才明白这个世界原来不是只以实力就可取胜,还有很多难言的取舍。


比赛开始的指令发出,叶修看着王杰希直向上飞去,他的队员们分散开来。


王杰希比以前更追求这份胜利了,叶修看得出来。而且这份坚定不是那么容易会被挫折阻拦、或是被敌方吓倒。


格兰芬多最近的主力都换成了年轻人。主打找球手是以敏锐的洞察力和极快反应速度著称的黄少天,击球手是配合默契有滔天气势的唐昊和孙翔。传球手还是和以前一样,与斯莱特林这边的老将旗鼓相当。


叶修正看着,忍不住啧啧赞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有出息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搭住了,一股熟悉烟味扑面而来。


“哎哟我说老叶啊,终于回来了,啊?”魏琛呵呵呵地笑着,又把叶修勒得更紧了一点。


叶修顺走了他口袋里的烟斗,也笑嘻嘻:“是啊,老魏你也来看比赛啊?还没退休?哦,来看你分设两队成天打架的得意门生啊?猜猜哪队会赢?”


魏琛又嘿嘿嘿地笑起来,把自己的烟斗拿了回来,指了指天上,没有正面回答:“王杰希,最近飞法改变了很多。”


看叶修点点头,魏琛继续说:“唉,斯莱特林的小子,对胜利总是这么抓着不放。”


叶修抬头看着上空蓄势待发的学生们,没忍住叹了口气。


“热爱胜利,也无可厚非啊。”


依然是秋日辽阔青空,凉风吹过来像一条流动的河。从高空俯瞰,各种颜色的树林在风中微微摇晃,发出悦耳的沙沙声。


比赛开始之前,王杰希总感觉喻文州用有点担忧的眼神看着他,回头瞪了他一眼,示意前方的格兰芬多才是他应该注视的地方。喻文州很认真地点点头。


风鼓起王杰希的长袍,银色在阳光底下显得厚重。他一直很喜欢飞行的感觉,带有各种气味的风吹过来,像吹来一个又一个故事,熟悉或陌生。凌空前进的速度让他觉得世界广阔,而自己能探知一二。


他又看向眼前的对手们,在高空排开,各自带着充满希望的勇气和斗志。


底下的观众坐得满满的,各种颜色的围巾各占一方。比赛一开始,观众们激烈的讨论声、喝彩和喝倒彩声都迎风而上,在场地上方弥漫开来。


斯莱特林的打法比较狡猾而捉摸不透,经常给对手下套,这种做法极度为格兰芬多的球员们所愤懑。客观评价,两队的综合水平都很不错,斯莱特林胜在对于全局的把握,而格兰芬多的年轻人们则擅长抓住机会。


比如现在这个到处乱飞的游走球,恰好就以适当的角度飞到了唐昊面前。唐昊眯起眼,三点一线,他瞄准了正在不远处的王杰希。


虽然他心里一直不肯承认,但如王杰希一样稳重而有能力的队长形象是他一直崇拜的目标。情不自禁地,他就在比赛里和王杰希较起劲来了。擒贼先擒王,这是他们格兰芬多魁地奇队的口号。意思是,要想让黄少天先抓到金色飞贼,首先得把王杰希搞定。


游走球以几乎不可避免的高速飞向王杰希,但被后者轻巧地避过,一路向他斜后方飞去。唐昊心里小小地为他雀跃了一下,忍不住想到前几年有一位姓叶的老前辈曾经这样评价过王杰希:“要是老王连这种游走球都躲不过,那我还是劝他不要勉强趁早退队好了。”


但唐昊心里又有点得意地想,虽然我很崇拜你,你也躲过了这个球,但是你背后还有个孙翔啊。


游走球不容置疑地飞向孙翔,而那边一直等待的孙王牌也早已准备好,奋力一击。球向王杰希飞去,但王杰希背对着它,没有作出任何躲避。


唐昊和孙翔都愣了,心想不好,台下的叶修露出了一丝微笑。


王杰希又是一个直直地向上飞去,他操纵扫帚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随着风的流动自然而然地离开了球的攻击范围。就在他闪开的那一瞬间,正处于三人中心区外围的另一个击球手肖时钦快速地从唐昊面前掠过,抢先将那个游走球传到王杰希接应的位置。


就在短短几秒内,主动权从格兰芬多一下子转移到了斯莱特林的手上。台下的观众也都看不太清发生了什么,但一下子都沸腾了。


魏琛砸吧砸吧嘴巴:“斯莱特林确实有几下子。不过啊,黄少天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搞定的。”


黄少天作为现在格兰芬多的队长,曾经几度被评为最会把握机会的找球手,金色飞贼的一举一动逃不过他的眼睛和他快到令人眩晕的速度。他正驾着扫帚冲向一个隐隐闪着光的飞贼,高速的风堵得他说不出话。


那边王杰希驾着扫帚在空中飞速旋转了几下,避开了后面精力充沛的唐昊打过来的另外一个球,又自己带着球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在黄少天附近,弄得眼观八方的格兰芬多找球手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旋转了一个方向向着喻文州飞去。


搞什么啊?黄少天心里生气地想,王杰希这样的人才不会有人愿意和他进小隔间呢!


王杰希仔细观察着周边的形势,肖时钦那边打了一个球到唐昊扫帚上反弹击中了孙翔的扫帚,暂时牵住了两个人。两方的传球手也都处于不分胜负的情况,现在要寻找突破点的就剩找球手了。他跟着黄少天飞着,看着远处的喻文州也一点点接近金色飞贼。

这就是他改变的地方。以前的他也许会乘胜追击地掌握整个赛场的所有动向,干脆利落地把自己能打到的球都打出去。但是这样的打法不仅会迷惑对手,也会给自家队员造成干扰。比如当年叶修一个扫帚飞过去,直直把所有王杰希的路线预谋打乱,弄得斯莱特林六神无主,丧失了配合的神力。事后想起来,也许当时那场比赛就是他改变的开始。


现在的他更多选择守候在比赛中心,像今天一样,为找球手打掩护,安稳地飞着。就像魏琛所评价的,那份未经打磨的锐气减少了,但坚定的决心却是与日俱增。


然而黄少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并没有让一旁跟随的王杰希影响他的飞行线路,还是曲线救国地飞向自己的目标。他余光一瞄,看见唐昊抓住了一个机会,准备飞过来。照现在二对二,只要唐昊能牵住王杰希,喻文州不使绊子,他绝对可以抢先接近金色飞贼。


只可惜前提设得太大了。


飞来的不仅是唐昊,还有肖时钦,肖时钦和王杰希避开唐昊,同时向着反方向飞去。糟了,又是一个游走球的机会!黄少天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有点着急,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喻文州忽然换了一个方向飞行。


等等……刚刚还在的飞贼也不见了!这难道是普伦顿回抄术#的重现?底下的观众们有些尖叫起来,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斯莱特林此时已经拉开了难以超越的分差。底下泛起了祖母绿的海洋。


而王杰希和肖时钦此时乘胜追击,来了一个双人联击游走球,唐昊在空中被带得旋转了好几圈才勉强躲开。在这一场面之下,似乎胜负已定。


王杰希悄悄在一旁歇了口气,看着底下的人海。流动着,发出无规律的声音,和周遭的树林没什么两样,除了人群之中藏着一双一直注视着他的眼睛。


他觉得自己在那人的注视下暴露无遗,但又觉得敞亮的开心。


比赛结束之后,叶修早在帐篷里等着王杰希。这场比赛看下来,他觉得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学校那种平淡中出新奇的日子。所有人都盼着成长,所有人都充满希望。哪怕在经历过了那么多之后,他站在这个嘈杂的小帐篷里,看着王杰希一步步走来,疲惫脸上带着胜利的光,觉得心思还如一个少年一般纯粹向阳。


那天晚上,叶修问王杰希,以后有想过要干什么吗?

王杰希说还在想,字面外的意思是,早就想好了。所以叶修问他,要不要和他一起当傲罗,顺便来霍格沃茨教教书。


星光底下,王杰希突然笑了,他跟叶修说,这是你这半个月来说过的最浪漫的话。


然后王杰希说,好,但是我会成为比你更厉害的巫师。


叶修转头对着王杰希,右手撩起他额前的碎发,扶住他的脸颊,左手一挥,黑夜里顿时就放起了无声烟花,五颜六色。


他向前倾身,笑着说,杰希大神,那就在未来证明给我看吧。




END



#普伦顿回抄术:找球手的招术:看起来漫不经心地掉转方向抄起飞贼藏起来,是以塔特希尔龙卷风队的找球手罗德里·普伦顿的名字命名的。1921年,罗德里·普伦顿在他那打破飞贼抓取记录的著名比赛中,使用的就是这种招术。尽管一些批评家断言,普伦顿的这一招只是偶然巧合罢了,但是普伦顿直到死都在坚持说他是有意这么做的。(来自百度百科hhhhh)




评论(6)
热度(62)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