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落叶归根

 @魔术师的扫帚 的点文w 梗是叶王打架秀恩爱。

然后我觉得唐昊同学都被打怕了(。就没写原著向了请别介意w


落叶归根






01



每年新生入校,往往在加入了奇奇怪怪的组织之后,总有得要向上一届学长打听消息的规矩。这城市这么大,学校那么多,有什么明里暗里的规则,不问不知道,不知道不行。


刘小别一瞪眼,吓唬他眼前这些刚军训完的小兔崽子,说你别不信,改天你别哥带你们见识一下微草扛把子的风采,看你还出不出得了声。


“好,现在叫句别哥来听听。”刘小别仰起头,得意地瞥瞥在他面前顺从的小白兔们。

“别哥好!”小白兔们恭恭敬敬地叫道。


刘小别很满意,他从椅子上跳下来,故作玄虚地把大家又聚拢了一些。

“我再跟你们说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千万不要去招惹两个人,啊不三个人。”


新生们睁大了眼睛。


“第一,当然是你们别哥啦,明白不?”

新生们点点头。

“这第二,就是咱们微草扛把子王杰希。王队出马,眼睛一眨,就可以做到不战而胜的效果。”

新生们把眼睛瞪更大了,有些还揉了揉眼睛。


“第三个人呢,就是叶修。看起来啥都不会的样子,其实啥都会。但是叶修那个老头子已经休学好几个学期了,所以倒也不用担心。明白了吗?”


新生们开始议论起来,刘小别示意自己说完了。在一片“别哥再见”的簇拥之下,他伸展了个懒腰。后面一边观战的袁柏清跳上来勾住他的肩膀,大笑着说:“可以啊,别——哥——儿——”


刘小别瞥来人一眼,袁柏清,愣头愣脑的,他同班同学,打群架中主要负责接应和救援,向大家抛个棒子啊板子砖头,口袋里长期兜着纱布酒精等等。


“起开起开!”刘小别甩开他的手,“一个奶,别抱哥大腿!”

袁柏清怒了,“谁要抱你大腿了!奶就是了不起!没奶你试试!”


两人打打闹闹走了一阵,快走到学生会办公室的时候袁柏清突然停了下来,把刘小别也拽停了下来。

“我突然想起来,其实我是有事要跟你说。”袁柏清说。

“没爱过。”刘小别不耐烦地想走。


“去你丫的,”袁柏清打了他一拳在肩膀上,“我跟你说,我最近听到一些消息,以后知道迟了别怪当初你袁哥不——告——诉——你。”

刘小别瞥他一眼,还是一脸不情愿,脚步却退回了几步走到了袁柏清身边,调高了声音说:“什么啊,总喜欢故弄玄虚。”

袁柏清喜欢看他一脸吃瘪样,又顿了顿才压低声音说,“我听说,最近有人在咱们那个公园里搞事。”


刘小别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好像说来人招式集聚各派之精华,但又不属于任何一派。”袁柏清一脸严肃,“公园管理员,车前子前辈都说了,这个人能力强得可怕。”

刘小别白他一眼,“少疑神疑鬼的,那都是吹的吧。”

“不是啊,不止这么简单,”袁柏清又压低了声音,“他们说,那人是叶修。”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刘小别笑了出来,“怎么可能啊!”

“不信拉倒!”袁柏清生气地说,后来又想了想,“不行,我得去跟王队说下。”




02


今天是个晴天,王杰希养的花已经长出了花苞,白色的,粉红色的,淡黄色的都有。中午刚吃完饭,他在靠窗的书桌上做着作业。放在一旁的练习册被风吹得翻动起来,数独和字帖放在摸鱼专属的书架里。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队长!有人来我们地盘上搞事!”袁柏清火速溜进来。


王杰希写完最后一个公式,抬起头来转向袁柏清和刘小别。三个人来回看着对方,沉默充满着房间。王杰希站起身,从摸鱼专属书架里拿出一个信封,朝两人示意了一下,说:“我知道,今天车前子送信来了。”


刘小别傻眼,追问:“那真的是叶修?”

王杰希歪了歪头,说:“至少信是署了他名,所以应该是吧。”

袁柏清追问:“队长我们今天要去公园里吗?”

王杰希坐回座位上,拿起了笔:“嗯,今天下午,公园里。”

刘小别还愣愣的,问:“这是对我们的挑衅吗?”

袁柏清反应很快:“到时候需要我们帮忙吗队长!”

王杰希转了一下笔,说:“不用了,没什么事。”


“到时就是叙叙旧吧。”他很从容地笑笑。


看着袁柏清两人走出办公室,王杰希把手里的信又重新读了一遍,然后夹进了书里。


等等!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刘小别突然如梦初醒,猛地拉住袁柏清问:“老袁,叙旧,是不是就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袁柏清甩开他,一脸得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到时擦亮眼睛看着。”


下午的课像做梦一样,上课下课刘小别都在神游。梦里风卷残云,梦里日光鼎盛,但他只听见心扑通扑通地跳。这真真切切就是见证历史啊,他想。上回叶修和王杰希单挑的时候,他在哪儿?他指不定还在吃小布丁玩悠悠球呢。


窗外树木叶子都黄了,沙沙落下一堆。天空是纯净的蓝色,刘小别的心跑得很远很远。他想如今独当一面的王杰希在和他一般年纪的时候,是不是也需要依靠?也会无措?也会失望沮丧?他想象那个年纪的王杰希和叶修在泥地里打滚,明里是一个学校的好哥们,暗地里使绊子闹别扭。他想象王杰希每次不服输地找叶修,从白天战到夜晚。


想想竟然觉得,好幸福。


一放学他和袁柏清就跑到校门口等王杰希,眼神飘忽。两人表面上都端得很,单肩背着包酷酷地站在树下,但心里的小人都不知道围着操场跑了几圈了。故事的主角王杰希倒是慢慢地收好包才走下楼,出校门前还去了一下小卖部,和刘小别他们打招呼的时候手里正提着一袋什么东西,方方正正的。


刘小别是见过王杰希打架的,但那数得过来的几次都是他们一起打群架。为了保全大家,不让他们这些小年轻挨打,王杰希的战术很保守,基本上都是配合大家。袁柏清曾经听已经毕业的学长方士谦说,王杰希早期打架,特别是个人战,能打出花儿来。和他对打的人都觉得自己快要被打进地里,总感觉王杰希已经起飞,而且是到处乱飞。袁柏清神经兮兮地说,王杰希什么都可以拿来当武器,甚至是那扫地的没几根毛的扫把,照样舞得跟星辰宝杖似的。


刘小别一直觉得王杰希很酷,自己是学生会主席,每天好好学习,却能管得他们这些躁动不安的小毛头服服帖帖的。王杰希带着他们这个队,大名叫微草治安管理小分队,口号是我爱我家,扫清打趴。平日里来来回回也就那些个人成天骚扰他们,像活生生的npc似的,老想在这片公园里分出高下。现在都提倡和谐社会,这都不懂。刘小别想着,就鼻子出气翻了个白眼。在公园里,得扫把者得天下,从古到今只有一个人把拄着扫把的王杰希打趴了,那就是叶修。据说当年叶修一根竹竿挑遍整座城市,他那普通打法,却没人招架得住。


今天这场旧,想必要叙得很精彩。



03


刘小别十分想把十分钟前的自己从公园假山上丢下去。


千算万算,千盼万盼,他还是高估了叶修其人的时髦值。本以为是两人相约竹林里,削尖的竹子与两人脖颈堪堪擦过。笛声响起来,古琴却弦断,扫帚与竹竿碰撞出火花。最后王杰希负手直立,叶修貌似玩世不恭地蹲在石头上,把玩着枯枝,两人相视一笑,周围竹林应声断裂。


结果呢?刘小别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王杰希一行人到的时候叶修他们已经到了。没打声招呼,叶修瞄了一眼,就走到了王杰希旁边,然后两人开始翻那个王杰希之前一直拎着的大袋子。下一秒两个人已经拆开了两盒百力滋,嘎嘣嘎嘣地吃起来。


“这一袋都是给你们的。”王杰希礼貌地说,“就当见面礼,希望以后不要再来这里扰乱我们日常生活了。”

“大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叶修颔首,“你还是记得我喜欢吃微辣披萨味。”

“你知道的,我一直鄙夷你的口味。”王杰希平静地拍了拍身上的碎屑,“抹茶香草味才是正义。”


刘小别和袁柏清都愣在了原地。这和说好的剧本不太一样吧?真的是叙旧啊?


叶修一边吃着,又乐呵呵地对王杰希说:“你那两个小孩想看咱俩单挑。”

王杰希低着头也笑了,说:“那你呢,你想怎么样?”


他抬眼看叶修,叶修也看着他。两人细碎的黑发在风中微微摆动,校服衬衫带着洗过很多次的倦怠,有点皱地贴在身上。枯黄的叶子飘了下来。


叶修松了领带,挽起长袖。


刘小别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刚刚沉下去的心一下子又跳了起来。周围一片寂静,围观的所有人都听到王杰希淡淡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


话音刚落,一阵大风刮过这公园的空地,落叶像是被灌注了生命,一片一片又飞了起来。下一秒众人只看到刚刚还嘴里叼着百力滋的两人,已经开始交手了。


开始是赤手空拳,规避和进攻,后来不知道从哪就搞来了一把扫帚和竹竿,像模像样的。观众里面有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生,快要惊呼出声,站在旁边的女孩捂住了心口。

光阴在两人上空如云般游走,这是一个时代的重现。


和风头正猛的剑与诅咒、双一组合相比,叶修和王杰希的对抗与繁花血景一样快要被时间冲刷得失去颜色,但却是那些快要毕业的人们心中的珍贵回忆,是经典,更是传奇。


围观的人群纷纷赞叹不已。含糊的交流声与喝彩声中,高低胖瘦的人群中,站着一个不太起眼的穿着笔挺制服的学生。他身后跟了一群人,都与他衣着相似,神情里也都带着一丝共同的天生的傲气。


那领头学生身形不算高,但却很壮。他看着眼前翻飞的衣服和扬起的尘土,悄然勾起一个指头。后面的人应了这个动作,走上前来听从吩咐。


其他观战的人都看愣了,压根没注意到观众群里这点小动作。


王杰希时不时扫起一层层尘土,在空中形成有规律的波浪形状,一点点向叶修侵蚀过去。叶修却一杆挑破沙幕,直直像王杰希那边攻去,被他一弯腰躲过。王杰希似乎不愿就此善罢甘休,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逼得叶修一个前空翻差点落地不稳。


风从两人身边吹过,还没等站稳,叶修就已经出了下一招。确实,他并不需要站稳。撑着竹竿,他往后退了几步。两人皆停在了几步之遥。就在大家以为他们要休整一会儿的时候,竹竿和扫帚碰撞的声音又霎时响起。


“老了。”王杰希说。

“说你还说我呢,”叶修一双手挥舞得竹竿极快,“我可没老。”

王杰希往后拉开一步,倏尔又向右一步,借着尘沙视线的阻碍,出现在叶修后方。


围观群众们心里都是一惊,这难道是!魔术师的再现?议论声还刚刚起来,叶修已作出了回应。


叶修笑了一声,竹竿打横一挥,和扫帚柄恰好打在一起。他侧身躲过的瞬间,在王杰希耳边轻声说:“你就和几年前一模一样。”


王杰希不置可否,抽身退开。


在这样几个来回之下,刘小别只觉全身精气神都被吊着,一腔热血涌在心头。公园别处常有业余艺人表演,手风琴拉出的俄国歌谣在空中悠悠荡着,竟和这番场景有几分相衬。就是这种奇妙的而不易猜出的搭配,刘小别心中突然清明了起来。


袁柏清在一边看着,也正兴奋得要命,突然感觉肩膀被撞了一下。

“袁哥!”后面才赶来的高英杰示意他走开一步。


走到离人群五六步的时候,高英杰凑到他耳边跟他说:“我刚刚看到隔壁学院的老大了。”

“啊?”袁柏清有点疑惑,“那个小胖子?”

高英杰有些尴尬地点点头,又很快地说:“我看见他带着一帮人就站在那旁边看着。”

“那有什么稀奇的,热闹谁都可以看……”

“不,”高英杰很严肃,“他的人分布在人群的各个角落,人数远远超过了我们。”


袁柏清一下子也愣了,他踮起脚扫了人群一遍,确实像高英杰所说的那样,那些被派去的人眼神和周遭人的都是不一样的。那眼神冷冷的,带着警惕和杀机。


“刘小别呢?”袁柏清急了,“咱们要不要回去搬救兵?”


袁柏清拉着高英杰找到了刘小别,三人站在人群边缘盘算着。


“其实,我倒觉得叶神和王队肯定都发现了吧。”刘小别缓缓开口,脑子晕乎乎的,显然还沉浸在我的队长无所不能的精神洗脑状态。

“不过咱们去哪都来不及了,”袁柏清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叶修有带人来吗?”

“那边那个高个儿,每次叶修有优势的时候都乱嚷嚷的,还有旁边站着的女生好像也是。”刘小别倒是还挺冷静。


高英杰在一旁,支支吾吾地说:“可是叶神,会帮咱们吗?”

三人陷入了沉默。



04


叶修动作慢了下来,王杰希会意,趁交错身位的时候稍微停顿周旋了一下。

“怎么了?”

“周围人群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啊。”叶修皱了皱眉。

“是啊,我刚就发现了。”王杰希收了扫帚,“还是保持保持体力,以后说不定要打场硬仗。”

“还没打够呢。”

嘴上这样说着,叶修也停了动作,挑挑眉问王杰希,那是哪家的小当家?

王杰希耸了耸肩。

叶修一下就乐了,王杰希就喜欢这样不动声色地显摆,狂得很。


周围人群看他俩停了下来,都有点惊讶,但也不敢出气都屏息等着下一步。仿佛下一秒只要叶修一个口哨王杰希一个响指,周围的假山都得倒。


“哥累了。”叶修对大家说,咧开嘴笑了笑,自己走到一块大石头旁边坐下,“大家都散了吧。”

王杰希没动,还停在远处。他看着不远处高英杰三人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便放下了严肃的表情,小小地挑了挑眉,示意他们。


“这是什么意思?”袁柏清问,被刘小别白了一眼。


围观的闲杂人基本上都走光了,还剩了一圈人,大概就是要来闹事的了。领头的那个眼看时机要到了,不必再遮遮掩掩下去,就走上前了几步。高英杰他们也眼神交会,分散开了在人群四周。


“萧旁梓同学,今日带了这么多朋友过来,可惜我们微草没带够食物,无法尽地主之谊,抱歉。”王杰希先开口。


那领头的也像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没被唬住,反而笑了笑:“王队不用那么快道歉,比一场就知道是谁该尽地主之谊了。”


刘小别按耐不住了:“你这小子!别那么嚣张!”


袁柏清假装不认识他的样子,笑着拍拍身边的人问:“你们老大看起来挺厉害的啊。”

被拍的人斜眼看他,也不回头也不笑:“那还用说。”


袁柏清一下就火了,老子好好跟你套话呢,拿冷屁股贴老子热脸,一点和谐社会的意识都没有。他翻了个白眼,强忍着心里的不平,等着看王杰希还要说些什么。


王杰希也笑笑:“小袁小高小别,招待好客人。”


那领头的萧旁梓却还迟迟不动手,他把视线投向叶修那边。叶修就坐在石头上傻笑,一边说:“老王,对不起了,萧同学先来找过我了。这地我能分一半呢。”


王杰希的笑僵硬在了脸上,他扯扯嘴角,说道:“我可真没想到。”


说完他又转向萧旁梓,全身像是从什么桎梏中脱身而出了一般洒脱而轻松,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他说,来吧。


刘小别一听到他这句话,就爆手速一拳打在他旁边的手下上。那个被打的男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扑过来跟刘小别厮打在一起。可是刘小别很生气,生气得像红血的boss一样。他侧身躲开对方的拳头,反手就打在那人脸上。一边打他一边想,不是好人!始乱终弃!什么斗神!都是放屁!


眼看周围人都混乱成一片,萧旁梓也趁势上前,走到王杰希身边展开攻势。萧旁梓虽然说不是大神级别的人物,但至少也是他们学校最强,而且年轻有活力和冲劲,也懂得使坏,一时竟能和王杰希打个平手。


王杰希打得很规矩,萧旁梓趁着空当往周围扫了一眼,发现微草那三个人竟然战斗力惊人,剩下还在战斗的小弟们已经不多了。他赶忙朝叶修使眼色,想让他带着他的朋友去解决那边三个。


叶修抄起了竹竿,朝那边的包子和唐柔招了招手。看着他们分散开来,萧旁梓这才放下心来,全心关注和王杰希的纠缠。


王杰希看他回过神来,歪了歪头,对他说:“开小差开够了吧?”

“啊?”萧旁梓愣住了。

“现在要开始认真打了。”


几十秒以后,萧旁梓的心里只有一句话重复再重复地咆哮:“这啥??”


刘小别这边刚刚找到机会休息,发现局势已经基本稳定了,就坐在地上观战。萧旁梓忙着招架王杰希都来不及,根本没有发现叶修带着包子唐柔在打他手下的人。刘小别看着他们,只觉得眼前有两道光,其他人都成了陪衬。


一个是魔术师,一个是斗神。


手风琴的声音还在空中回响。熟悉的旋律如一条河流,深深浅浅地掩盖了底下拳打脚踢的躁动。刘小别全身都仿佛放松了下来,那歌他听过的,他还听队长唱过的。


“这一生一世,有多少你我。”


他终于明白了。




05


萧旁梓虽然实力很好,但是临场反应十分循规蹈矩,脑子根本追不上王杰希的脑回路。没招架几分钟就气喘吁吁,动作慢了下来。


“其实你学习能力挺强的,就是缺点想象力。”王杰希扫扫叶子,说。


萧旁梓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周边人好像少了很多。只有叶修扛着竹竿慢悠悠地走过来,而他萧旁梓的手下们一个个都坐在地上了。


王杰希停手了,萧旁梓也愣着没动。


叶修走到他身边,说,眼神冷冷的:“孩子,不好好教育你一下,你还不知道谁是爸爸。”


话音刚落,萧旁梓就惨叫一声,被王杰希一扫帚打翻在地。


叶修:“喂!老王你一个人搞定就好了吧!”

“你垃圾话多。”王杰希看向他。


刘小别三人从地上爬起来跑到王杰希身边,眼神都是直的。好像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一个两个都说不出话来。


“王队,你怎么知道叶神会帮忙的?”后来高英杰小声地问。

“他信里写的。”王杰希很平静。


然后他们又听见叶修在一旁很得瑟地对手下败将说:

“还分我一半地呢。老王的就是我的,整片地都是我的,你们怎么都不明白呢?”



再后来王杰希和叶修自个儿留在了公园里。闹腾了这么长时间,都快晚上了。夕阳从树上湛蓝发黄的天空照下来,打在地上一片稀稀拉拉的影子。气温要降下来了,但是阳光照到的地方还是暖暖的。


他们坐在那块大石头上,看着远处正在跳舞的老头老太太的身影。王杰希买来的一大袋百力滋还放在他们身边,他拆开一盒白脱味的,问叶修要不要来一根。


叶修拿了两根。


嚼吧嚼吧之后,叶修抬眼说你这不行啊,现在已经成了一手遮天的大人了。微草现在办得挺好啊,你们标志还是原来那个吧。


“我不在的时间太长了啊,”他笑,“真是举头已觉千山绿。”


王杰希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是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淡淡地说:“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


“什么?”叶修笑着看他。

“那首词的下两句,”王杰希转头,“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


他目光直,身板正,一字一句地说,声音铮铮仿佛能生出光来。


叶修不笑了,他坐得离王杰希更近了些。


“好久不见啊大眼。”他说。


没有人知道那封信里究竟写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叶修在离开的这些日子干了些什么。但不管如何,从今往后,落叶归根,便不必再等。



06


第二年,例行的新生培训的时候,刘小别讲完那三个人之后,又补了一句。

“记住,不要去惹这三个人,尤其,尤其,尤其不要在叶修和王杰希都在场的情况下惹其中一个。”


今年新生很可以的,有一个小伙子举手问:“别哥!为啥?”


“为啥?”新生们看着他们一向嚣张的别哥脸上竟然流露出一丝无奈,一丝心酸和一丝难言的快乐。


刘小别叹了口气,看见不远处学生会办公室里,王杰希在桌前写作业,叶修坐在桌上,笑着和他说话,顿了顿才说:“孩子,等你长大就知道为啥了。”



他想,如果这都不算爱,他有什么好悲哀。






END



#满江红·敲碎离愁(上阙)    辛弃疾

敲碎离愁,纱窗外、风摇翠竹。人去后、吹箫声断,倚楼人独。满眼不堪三月暮,举头已觉千山绿。但试将一纸寄来书,从头读。


##《贝加尔湖畔》

“这一生一世,有多少你我。”


评论(5)
热度(67)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