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第74天/叶王】Rendezvous

DAY74 Rendezvous



功成身退的故事,非主流叙事方法,时间线混乱。




01


那个晚上叶修走到吧台前,要了一杯Vesper的时候,王杰希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这是他们彼此人生当中的第一次照面。


很平凡的第一次,没有含沙射影的谈话,也没有轻浮挑逗的调情。那时候的他们觉得彼此不过就是生命中每天都会擦肩而过的路人,也并不相信一期一会是当珍惜这样的鬼话。


叶修觉察到了他的视线之后转头举杯致意,王杰希礼貌地点头之后别过了脸,继续喝自己的酒。当晚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后来在吧台分开之后叶修和王杰希去往了不同的地方执行任务。巧合的是,他们背后的两个利益集团这次站在了同一边上,以至于不会发生和邂逅对象在昏暗的走廊枪战这种狗血剧情。


王杰希干净利索地把物品从目标人物身上摸了下来,交给站在二楼楼梯边上的侍者,自己就先离开了。当他推开酒吧后门,裹紧黑色的风衣走上黑色的街道的时候,竟然有一点期待在经过的小巷里看见刚刚那个在吧台边上的男人。


王杰希笃定他也肯定从事和他相似的职业。那个人带着那份无所谓的坦然,在风暴中心点一杯名字本就露骨的鸡尾酒,让他忍不住好奇。


然而当他经过那条幽暗无尽头的小巷的时候,自己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王杰希轻笑自己偶尔迸发的浪漫奇想,迈大步子向前走。路灯苍白的灯光打在地上,巷口的风从空空荡荡的地方吹过来,只有一股很淡的烟味还在空气里逗留。似乎是有人曾在这里一边抽着烟一边等人,而且刚走没多久。




02


“老王,我觉得不对,”叶修掐灭了烟,“我觉得我第一次见你绝对比那之前要早。”

“你记得那么清?”王杰希弯下腰调整了一下相机的位置。

“我在你进酒吧前就看到你了,在巷子边上装枪来着。”叶修笑道。

王杰希犹疑地看着他:“不可能。”

“喂,你那时才多少岁?哪里蒙得过你哥我?”


叶修站在山顶的平台上伸了个懒腰。黎明的彩云绕过他的双手,高处凉风从他身边溜过,令人欣慰的是围巾正好好地裹在脖子上。


王杰希还在摆弄他的相机,叶修不是很懂,他站在王杰希后面看他操作。相机被固定在三脚架上,稳稳的。开始的时候调好焦,王杰希拍了几张照片。后来看天开始亮堂起来,他又按了什么东西,就把相机搁在那儿。


叶修问他:“就放那儿?”

王杰希点点头,眼里带点掩不住的兴奋。


自从上礼拜买了这相机之后王杰希就开始对摄影热情高涨,像刚刚退休的大爷一样,三天两头往外跑说是要追寻艺术的足迹。叶修起初对他这种行为表示了鄙夷,直到有一天在电脑里点开了王杰希拍的照片,才提起了兴趣想看看他是怎么拍照的。一路被拉着好不容易上了山,结果人不拍了。


王杰希拍的照片是真的很好看。构图规整但又不落俗套,重要和次要分明得很,但又能在镜头里看见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他拍院门里修自行车的大爷,拍水果摊上形态各异的苹果水蜜桃西瓜,拍叶修端坐在电脑前的背影。一张一张都是得细心观察才抓得住的景色,不过王杰希也从来都不缺这份心。


有时候叶修忍不住地想,王杰希是干什么都会很厉害的,就和他自己一样。



03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王杰希一眼就认出了叶修。这倒不是因为叶修给他留下来多深刻的印象,而应该归功于他浸润社会多年练就的本领。


那是在工作之外,王杰希和叶修在一间餐厅里打了照面。但仅仅是打了照面。两个人坐在餐厅的两头,遥遥相望时撞了目光,于是也就势举杯致意。


餐厅名叫Rendezvous,却不是法国人开的。叶修这次穿了一套随意的套装,一个人等待着什么。王杰希坐在窗边,他这次的拍档坐在他对面,一个身穿黄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孩。他们抢先一步离开了餐厅,女孩挽着王杰希的手臂。


第三次和第二次接得很近,但却没那么好运,好坏参半。坏事是,他们站在了对立面上,组织要求他们尽力阻挠对方的行动。好事则是,他们这次可以更好、更透彻地了解一下对方。



04


叶修想,其实他也从来没完全了解过王杰希。


王杰希和叶修放着相机在边上,两个人自己并肩坐在了旁边的长凳上。这座小山头并不出名,只有少些熟悉本地的旅客才会来,更不要说是在这样一个长夜将尽未尽的时刻。


叶修从背包里掏出保温瓶,两人一口接一口对着瓶盖喝着半夜里起来打的豆浆。自家用黄豆打的豆浆没那么香,味道很平但也很纯正。保温饭盒半敞着放在两人中间,里面摆着几块煎蛋饼几个包子。一簇簇白烟从温暖的盒里流出来,王杰希还拿手放在上面感受了一下热度。


叶修捏捏自己暖和的手,在想要不要过去帮王杰希焐焐。后来看人一脸正常嚼着蛋饼,就想算了。也许王杰希什么都不想要呢?


不了解的人千千万万,那并没有什么关系。不了解还意味着惊喜与希望呢。


王杰希仰头喝一大口豆浆,对叶修说:“这比以前喝的那些红酒好喝多了啊。”



05


叶修和王杰希在宴会上碰杯。深红色的液体在形状好看的杯子里晃荡牵连,倒映出眩目的光点。


黑白相间的西装革履,深红色和墨绿色的领带在很近的距离里互相显得刺眼。王杰希认出了几个月前那个吧台前的男人,除了打上了精致领带以外,其他都没什么区别。他眉眼低垂,嘴角带着笑意,余光不时打量着同桌的人,一不小心就和王杰希质疑的眼光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两人都心说不好,仿佛挡在两人中间的玻璃忽然嗡地一声炸开。


“先生怎么称呼?”

“王杰希。”

“叶修。”


天知道这是第几个假名,是离真名最远的,还是最近的?总之当时的他们也没想到,这两个名字从此就叫了一辈子。在时间的力量下,纵是再胡扯再浅淡的字眼也被笼上了岁月的温情。


可惜彼时餐宴只有不确定感与敌意,还有那份一触即发的剑拔弩张。


化着浓妆的女人和王杰希攀谈着,不知不觉间叶修手边的酒杯又被斟满了。偌大一个宴会厅,灯光耀眼。出口附近站着几个侍者,是叶修不认识的面孔。应该是王杰希那方的,他想。厅里摆了近二十张圆桌,围绕着宽敞的舞台。主持人已经站在舞台上了,大部分人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剩下一些宾客,分散在会场的四处。


气氛有些不对劲,那些宾客们迟迟不动。一位一袭黄色长裙的女士坐在了叶修身边,面带笑容,似乎想要和叶修攀谈。


互相介绍过后,女士举杯。直觉之间,叶修余光瞟了一眼王杰希,见他神色如常,有说有笑。手中的酒杯慢慢抬升至嘴边,液体在唇际打转,却始终没有入口。


“抱歉。”叶修离席,堆着礼貌的笑,“洗手间。”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向出口走去,还是加快了脚步。身后王杰希说了一句什么,引得一群女士笑了起来。


路过的女士们先生们对他微笑,门口的侍者对他微笑,可是总有哪里不太对。


哪里不对呢?


“叶先生,”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有点熟悉,“叶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哦?”叶修猛一转头,看见王杰希的脸,“谢谢你,王先生。”


哪里不对呢?王杰希是个大小眼。黄色衣服的女孩。


“叶先生,你没事吧?”王杰希很关切地看向他,但是他的脸糊成了一个大光点,叶修看不太清眼前的事物。身体的无力感一阵阵袭来,他感到肩背处有暖意。在视野完全模糊地前一秒,他看见王杰希抛向侍者的那一个眼神;意识模糊前一秒,他枕着王杰希的手臂,想着,没事个屁,不都是你小子搞的。


“关到706去。”王杰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此时宴会厅的大门已经完全关上,舞台上主持人正在暖场。人们欢声笑语,桌上觥筹交错。一切平缓而稳定,似乎等待着平衡被打破的那一刻。


不,现在平衡打破那一刻不会到来了。


离开前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领带针给叶修戴上,然后把他领带上原来的取下来丢了。没过几秒,防爆垃圾箱里传来一些噪音。


06


砰的一声,叶修把吃剩的玉米棒子丢进了垃圾桶。

“老王,咱们就这么在这坐着?要不要爬上去看看?”叶修扭头指了指更上面的一个稍微宽阔的山坡。杂草被清开了,想必也是许多追求完美视野的旅者干的。


王杰希笑着说:“好啊,可就您那身板爬得上去吗?”

“怎么说话的?”叶修不服气,“在咱们以前那行当,论辈分你还得叫我一声前辈。”

“那您请,叶前辈。”


相机还摆在平台边上,可周围没人,也在视线范围,两人就没管那么多。手脚并用地爬上去,动作敏捷,身手还够用。叶修一屁股坐在山头上,两旁野花开得星星点点,没清开的地方杂草茂盛,随风摆动着。王杰希站在他身后,风衣被吹得作响。


眼前是怎样一幅景象呢?


和在底下看到的并无太大差别,只不过视角更高一点了,能看到立在那的相机了,天空离自己还是那么远。眼前的视野太广阔了,广阔到你想变成风,要好好去看一看才行。风也更大了,仿佛所处的是一片海,不是一道坡。你跟着身边的花草摇啊摇啊,怎么也到不了对岸。


王杰希和叶修站着坐着各自沉思着,直到王杰希掏出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对着四周开始照相。他拍了自己的相机,在空无一人的平台上静静立着;拍了以并不雅观姿势坐在地上维持平衡的叶修,和他快要迷失在大片芒草里轮廓分明的侧脸。


一切飘拂如同海浪,直到叶修转过头来打破寂静。他说:“老王拉我一把。”


王杰希笑着拉住他的手。他想,你这不已经到对岸了吗?



07


那天晚上没有人拉叶修一把,但他最后还是逃出来了,可惜时间迟了,目标人物已经安全离开。半夜他站在几条街之外的路灯下抽了根烟,一边跺脚取暖。抽罢他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条手帕,很考究的布料,正反两面同一个位置都绣着一个W字。


任务失败了他并不感到沮丧,大不了从头再来罢了。况且,这次还不需要重新开始,他攥紧手帕。烟头被皮鞋踩灭,一路滚到了马路边上。


等到王杰希发现他的手帕被调包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想叶修果然也是有几把刷子的。被药迷成那个样子还调包得无声无息,显然也是做了大准备的。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能把他手帕上的王不留行的药味调得如此相似过。


很多时候私人附属品越多,纠葛越多,把柄就也越多。王杰希回想起叶修全身像借来的衣着,心里一凉,却忍不住轻笑。


离下次正面冲突应该不会太远了。


几天之后再见面,废弃的仓库里,王杰希前去营救被绑架的雇主。叶修坐在一旁的木椅上,椅子晃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手里一把小刀玩得行云流水。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瑟瑟发抖,眼里浸满了惶恐。


黄色衣服的女孩站在外面放风,王杰希手提一把扫帚打出重围。他一把推开仓库积尘已久的大门,看见叶修的小刀插在了人质的肩膀上。


“上次拜您所赐,我的不败记录给破了。”他说,“这次来个等价交换吧。”


王杰希眯了眯眼睛冲上前去和叶修打斗。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等价交换。”


一颗子弹从王杰希耳边擦过,来不及回头的那一瞬间叶修制住他的双手,把他往自己这边使劲一拉。王杰希的视野在空中旋转,看到是黄色衣服的女孩在举枪射击。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可怜男人一下子就没再动弹。


黄色衣服的女孩对王杰希轻蔑地笑了一下,叶修在王杰希挣脱开前一秒在他耳边说:“是啊,本来就没有等价交换。”



08


“你耍赖大眼,”叶修鄙夷地看着王杰希,“你说我今早陪你来我就能看你拍照的。”

“不是你说的吗?”王杰希笑,“没有等价交换。”


但是后来王杰希还是给叶修看了他拍的东西。那是录了快两个小时的延时摄影。从一开始漆黑的夜,到天渐渐亮了起来,星辰散去,天空变得五彩缤纷,再到现在太阳升得无影无踪,彩色的云隐去了,天空确实是完全地亮堂了起来。


时间在那一段视频里显得奇幻而脆弱。天地广阔而不动,山下的建筑却一个个从夜里醒来,道路变得热闹起来。


叶修说要是咱们这些年的经历录下来这么回看得多有意思啊。所有那些子弹,所有那些奔跑,所有那些武器的挥动,和所有角落的亲吻与触碰,被加快速度地回放,像极了举重若轻的魔法。


“还是向前看,走吧。”


经过了那么多事情,他们早也容易满足。两人从山上走下去,沿着沙砾路,哼着歌,走到他们的约定地点。



09


两个人都没加入什么特定的集团组织,一直以来是单打独斗,只接单不讲原则,上次的雇主就有可能是下次的敌人。所以那次任务对王杰希并没有影响太多,他只是稍微隐姓埋名了一段时间,在一家私人的作坊里帮别人做陶艺。但从某个角度来说,那次任务给他的生活带来的影响太大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年后一个明朗的午后,王杰希和叶修相对坐在他们曾经见过一面的餐厅里。餐厅名字叫Rendezvous,装潢得很古典,音乐轻柔。室内的温度调得刚好,座位上还有装饰着波西米亚花纹的软坐垫和靠枕,


叶修和王杰希怎么能走到共同坐在一间没有阴谋的餐厅里这一步,需要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但是概括起来,和所有一切的恋爱进程都没有什么差别,无非是多了一些枪林弹雨里的滑稽、残忍与浪漫。


一个迟迟没有扔掉的领带针,和一块带着苦香的手帕。一张写了联系方式的纸条,一个愿意打出的电话,一条加密的线路。两杯酒,一个房间,一个夜晚。三次接触,三百六十五天的询问与试探。一颗子弹,两道刀伤,一卷绷带,零度的冰块,和三十七度的体温。


一个玩笑:“老王,我想退休了。”

和一个提议:“不如一起过日子。”

一个顾虑:“我们这条路是没得回头的。”

和一声轻笑:“那我们就开出一条新路。”



10


王杰希和叶修从山上下来的时候迷路了。他们在原地转悠了好几圈,还是在山腰边上打转。


“我说老王你第一次来吗?”

“当然不是。”王杰希站在路边的石头上往周围看,“这边的大路修过了,和以前不太一样。”

“那怎么办,硬走?”

远远地,王杰希看到了观光入口:“开条新路,从这里穿过去。”


叶修看着眼前铺满落叶的小路,有被人踏过的痕迹,也未尝不是一种办法。他咧开嘴笑,和王杰希一前一后走进了树林里。


波折很多,但两人终于找到了路。



11


虽然说独立工作在离开的时候并不会牵扯太多,但也有谨慎多疑的前雇主愿意花下大价钱来扰乱叶修和王杰希的退休生活。


最严重的一次两个人互相失去联系了近半年。所幸再次见面的时候两人还是好好的,没人缺胳膊少腿。拔枪射击,和挥舞着随手捡来的武器的动作都非常完美。


几年后的最后一战,他们要假死骗过那些个耿耿于怀拉帮结派的前雇主们。那是在一个停车场里,王杰希和叶修躲在一辆小货车后面。有一段时间周围暂时安静了下来,没有枪声,没有喊叫声。叶修没持武器的左手按住了王杰希的头。他在他耳边说,要是这次能成,就约定在那家餐厅再见吧。


没有承诺,只有一个空头约定,也活生生打开了局面。



12


好不容易两人才走出山头。走出去的那一刻两个人都忍不住回头再看了一眼很普通的那座山。之后过了好长时间,路上晃晃悠悠的,他们才又走到了约定好的餐厅。此时已近正午,阳光热烈,蓝天白云,街道上都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侍者走向他们。

“订了位的。”王杰希冲他点点头。



13


有一天天气晴朗,王杰希正坐在Rendezvous窗边的位置上喝一杯咖啡。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坐在了他的对面,男人的眼里闪烁着光芒,问他:“先生打扰了,请问,这里有Vesper吗?”


“这位先生,如果你想要一杯Vesper,可以去闹市的酒吧,这里恐怕不适合你。”王杰希看着他,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可是如果你想和我共进午餐的话……”


“你现在的这个座位永远欢迎你。”王杰希露出了微笑。


14


“我发现你真是偏执得要命。”叶修说,“一个位子而已,每次都坐这。”

“这才有纪念的意义。”王杰希说,“你那么老土,你懂什么。”


两人举杯,红酒在杯中摇晃。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周年快乐。”



*那瞬间里的永恒,那一朵花里的天国,那一粒沙里的世界,最后都收入了手掌。而那一路十余年的流浪与颠沛,终于也有了落脚。





END



*:这个大家都知道,William Blake的诗

Vesper是一杯鸡尾酒,007里面出现的。


写完的时候我搜了一下发现广州有一家餐厅真的叫Rendezvous,下次去试试hhh



评论(16)
热度(109)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