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Summer Crash



Warning:不是SummerCrush



七点半的G市地铁,车厢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列车正飞速在漆黑的隧道里穿行,于锋凝视着对面的玻璃,倒影里旁边的那位乘客睡得正香。


这一排座位上几乎坐满了,但人与人之间隔得还挺开,算不上挤。那个睡觉的青年睡得挺舒服,穿着连帽衫,帽子皱巴巴地戴在头上,双手抱着包,头倒在手上,穿一条很普通的运动裤。于锋坐在他左边,列车也向左开。


于锋那天早上想要去蓝雨周边逛逛,为到时候报到入住都做个准备。他起了个大早,冲了个凉水澡也压不住心里的一阵阵兴奋。把收集的宣传册和地图都收进背包里,他跳进几乎没有人的地铁站里。


列车在加速,于锋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不被推到座位最边上靠板的地方。他对面坐了几个老头老太太,手里气定神闲地收拾着刚看完的报纸,嘴上谈起邻舍八卦来中气十足。他们说话间往于锋身上扫了一眼,惊得他一凛,随后又发现不是在看他,而是在他右边。


看乜?


他来不及转头,只看见对面窗子上倒映出来的景象。旁边那位毫无知觉地也随着列车加速正要往左冲刺,不过困于与座椅的摩擦,只慢慢地,慢慢地,向于锋移动过来。两人的距离越缩越小,但是列车还不识趣地正在加速。于锋揪紧了心,对面的老人们放下了手里的动作,停下了谈话,车厢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在等待着那一刻。


那一刻,于锋闭上了眼睛。


意料之中的巨大碰撞并没有到来,充其量是布料之上多加了一层压力。老人们又开始了愉快的谈话,于锋睁开了眼睛。


他背挺得很直,低头就能看到那位睡觉的朋友的帽子,很纯朴的黑,被洗得有些发灰。蓝月亮洗衣液的薰衣草香扑面而来,他忽然对这个人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还好他睡得安稳,头方正地卡在双手之间,不然估计要当人肉枕头当一路。


为什么不叫醒他?于锋严肃地想,在地铁上睡着本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剥夺他人的幸福从来都不是他会做的事情。


被这么压了一阵子,好像又感觉不到压力了,于锋心安理得地继续抬头看着地铁上的电视。大叔在做菜,把一把金针菇放在了白色的小猫头上。唉,好可爱,他忍不住笑了。


一时间沉迷美食没注意,右手臂上的压力已经撤去了,于锋一感觉感觉,发现列车在减速,可那哥们儿还没醒。他抱着包又准备开始漂移到右边去。于锋探头一看,右边是个年轻小姑娘和她妈妈。妈妈还没察觉,小姑娘认真盯着旁边这陌生大哥的眼神里总觉得有些恐惧。


于锋想,索性做好人做到底吧。伸个手,把旁人的黑色连帽衫给拽住了,不让他往另一边倒。这下拉住了,他就被稳定在于锋和小姑娘中间恰当的位置,不偏不倚。


没有碰撞就没有伤害。


地铁里语音开始响了,报站,请乘客们准备下车。没多久就到站,灯闪铃响时请勿上下车,上车的乘客请站好坐好咯。老太太老头们下车了,对面又坐上了几个年轻人。


一站又一站,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来来回回年月间流动不停。每一站都有每一站的相见与离别,苦痛和欢愉,于锋想,可只有他每坐多一站就得多拉着这哥们的衣角一回。


而且邪乎的是,这样一直拉着人家,他忍不住对那人产生一种熟悉感。想等他醒来问问姓名,问问在哪上学上班,说不定还玩一个游戏,每周末可以在一块PKPK。或者约在一块骑车,从珠江边上一路骑到白云山门口。这样想着反倒有些害怕,这是什么怀春的幻想?


迷迷糊糊之间,就要到蓝雨附近那站了。于锋一看形势安全,松了手,手心还汗津津的,闻了一路洗衣液的味道。他想推推那人,怕他是不是坐过了站,又想还是算了,不搀和这么多。


甜美的女声和沉稳的男声交替着报站,要去往蓝雨俱乐部的乘客请在此站下车。于锋昂首挺胸,余光却注意到身旁那人在听到这报站后猛一激灵竟然醒了过来。清醒与昏睡之间无缝对接,连伸懒腰都不需要,他仿佛已经完全准备好。


这是大智慧啊!


那人和于锋一起走出了地铁站,把帽子摘下来之后于锋终于看到了他的侧脸。头发半长不短的有点乱,手搭在扶梯扶手上很好看,个子不高,稍稍一不留意就混在人群中看不见了。还好现在人不多,于锋一路看着他出了地铁。


正如他料想的一样,果然那位兄弟和自己出地铁之后就走了不同的路。心里扬起一片哀愁的尘土,纷纷扬扬。他想这人生在世,缘分终有尽时。


五分钟后于锋发现自己走错路了。顺着地图的指引又退回到地铁站,然后走了睡觉兄弟那条路。


十分钟后他在蓝雨门口看见了刚买完早餐溜达过来的睡觉兄弟,对方大大咧咧地走进了蓝雨大门。


十五分钟后于锋知道了他的名字。

“你就是郑轩?”

“对啊,不像吗?”

“像,太像了。”


二十分钟后两个人摩拳擦掌刷卡上机。看着漆黑的屏幕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子,于锋想这缘分才刚刚开始。




END

碰撞出奇迹啊朋友

我真是太垃圾了(蹲


评论(15)
热度(53)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