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温柔共振

给白白 @白雨水 的,拖了四个月的点文……其实本来想你生日那天写出来的然而……(被打(写的是叶王排球paro,虽然感觉没怎么讲运动啊!希望你能喜欢hhhhhhh题目也是来自粤语歌w

--------------------------------------


#点题金曲#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钟声打响的时候,教室里的高中生们似乎都在心里发出了如释重负的感叹。校队的男孩子们单肩挑着背包先一拨搂搂抱抱地走了,其他同学们在座位周围绕来绕去,唠嗑的唠嗑,纠结该带什么东西回宿舍自习的也正纠结着。王杰希从抽屉里掏出一袋干净衣服装进背包里,又放了几本练习册,慢慢悠悠地走出教室。


今天是星期二,王杰希走下楼梯的时候又碰到了站在楼梯口的叶修。


  “嗨,大眼儿,好巧。”


叶修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和运动短裤,黑白抽绳包背在背后,被校服撑得很鼓。他站在楼梯扶栏可以看得到学校紫荆花的地方,傍晚的天光胡乱打在他的身上。王杰希和他这位高一级的学长很熟,从小一起在一个大院里玩,长大了又上了同一个高中,都加入了排球队——虽然这也要归功于两人母亲的紧密交情以及对《排球女将》的狂热爱好。


王杰希很少和人这么熟。初中的时候他没和宿舍的男生们同流合污晚上不睡觉专跑到一个人床上蒙着被子讨论女生,也很少勾肩搭背在校园小道上装疯卖傻,或者和同学假期约在一块扫荡游戏厅——他和叶修倒是常去——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两人走在学校楼底的架空走廊上,穿堂风吹来。


王杰希忽然说:“你妈又给你刨头发了?”

叶修干咳了两声,说:“什么刨,我妈手艺巧夺天工。”

王杰希撇撇嘴:“还不是你整天打游戏被发现了,就该这样治治你。”


叶修转头想给个严厉的眼刀,嘴里念念叨叨没大没小,眨眼却发现这小孩已经比自己高出了可见的一段距离,眼神一下子少了几分气势。王杰希的头发倒是被剪得很好,稍长的刘海被他用发套捋到了后面,露出额头,这让叶修忽然想起他家表妹曾经夸过王杰希这样好看得很。


多看了几眼,还行吧。


常规训练在放学后进行,体育馆里排球队羽毛球队在二楼,篮球队一楼。排球队每周一三五还有体能训练,一群人围着操场跑圈,顺便看田径队冲刺跨栏秀肌肉,看足球队带球绕杆打比赛骂傻逼。普遍来说,还是足球篮球队的小伙子们吸粉比较厉害,毕竟世界杯NBA的名头摆在那里。每天训练都有妹子们守在场边,穿情侣球衣的也有,弄得跑步的排球小王子们纷纷望洋兴叹。倒不是说他们没粉,只是女排光辉太耀眼,总照得他们这帮男排运动员稍欠那一点荷尔蒙气息。


扯远了,话说回来今天周二,没有体能训练,足球队前锋黄少天同学表示对失去了一次出场机会感到十分遗憾。


王杰希正坐在旁边的板凳上换鞋的时候隔壁班的李轩就凑过来和他叽歪。

“你知道咱们下一场打谁吗?”

“不知道,怎么了?”

李轩马上换了一副高深面孔,说:“我说小王同学,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啊。来来来,轩哥告诉你……”

“集合了哦。”王杰希伸手一指就起身往前走。

李轩跳起来搭住他肩膀,还故意压低了声音:“下周打方锐他们学校,第一回啊,听说新来的那个周泽楷很帅!还有一个叫吴羽策的好像也很帅!”


他俩一块走到队伍中间,李轩站在王杰希旁边还想继续说话,被叶修打断了话茬。

“李轩,没一米八就要站到后排去知道吗?”


李轩刚还想争论自己体检比叶修高一厘米这个事实,教练就吹响了哨子。一群人开始排着队绕着二楼的大场跑步。李轩只好偷偷比了个鬼脸。


跑了大半圈,叶修一直看着羽毛球的主力队员拉着球互相对抽,觉得很无聊。跑步总是很无聊。跨过几个落在地上的羽毛球,他快跑几步追上前面的王杰希,两个人并排跑了起来。王杰希没转头看他,他也没看王杰希。大概十秒之后他又减速退回到原来的位置。正经跑了几步,叶修一个旋风腿把羽毛球踢了几个到前面,王杰希始料不及,慌乱地助跑起跳,落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个。


长着倒八字眉的羽毛球队队长挥舞着黝黑的手臂大喊小心点,别老踩坏我们的球了。叶修哈哈大笑。跑他们后面的李轩翻了个白眼。


王杰希没回头也没说话,继续蛮着往前跑。叶修倒是不怕他耍什么招数,王杰希脚后跟回踢的几个羽毛球都被他轻松躲过。不过之后也再没有什么动静了——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认真跑步。叶修就盯着他的背影跑完了剩下几圈。


高抬腿的时候,后排说话的其他人被教练说了一通。叶修余光瞄着王杰希随着动作上下晃动着的认真的侧脸,想琢磨出点端倪,可惜未果。不过等到整个队分两组打比赛,叶修和王杰希被分到了不同组,网前打着照面的才让他觉得有什么异样。


——王杰希在试图改变他打球的策略。


这普普通通一句话说出来轻巧,实际却很费心思和头脑。身体早就在日复一日的训练和比赛里确立了节奏和各种应对的技巧,说改就改,不说自己能不能做到,团队里其他人也不一定能那么快地适应过来做好配合。


叶修是自由人,王杰希是扣球手。虽然他们俩都被公认为不好好打自己的位置,自由人经常跑到网前大扣,而扣球手也冷不丁出现在场上任意一个角落扑救。教练针对这样的情况有自己的布置和安排,大家也就听之任之。但想必王杰希也发现了,在这听任选手个人进行发挥的背面,团队的缺口也常常暴露出来。上两个礼拜训练的时候就有发生王杰希传的球队友接不到,或者为了接一个角度刁钻的球撞在一起的事情。


运动鞋和地板摩擦和击球的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有的沉闷有的刺耳。几个波澜不惊的来回之后,叶修看到王杰希在网前高高跃起,衣服飞起来像一面旗。


球上升得很慢,相比起来脑子动得很快。他三两步冲到网前,习惯性地防守可能出现的调球或者假动作——但这些都没有。王杰希中规中矩地扣下,只是球速很快,叶修后面接球的队员单手救球,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球在空中虚高地旋转着,叶修看准时机打在王杰希身后一米没有人防守的位置。这个球他接得到的,只要后退几步,但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双手做好准备的时间稍迟,击出去时力度没控制好。球高高地从叶修头顶飞过去,落在了白线以外。


出界了。王杰希扶了扶发套。


下一个球还是叶修队赢,以及再下一个球。说到底其实也不全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叶修眼睛盯着球一边想。


趁休息叶修跑去找了一趟教练。两人在场边拿着教练的本子当草稿一样画的时候,王杰希在场上模拟击球。他隐隐地开始觉得,自己不改是个问题,但照这样改也很成问题。走回休息长凳的时候李轩还很不识相在他边上嚷嚷,还有五天就比赛了,真是有点小激动啊。


还有五天,就算把一天掰成两天用也不够。王杰希心里涌起一阵无名焦灼,他盯着那个大咧咧坐在场边的蓝黄白三色排球,直到教练再次吹响训练集合的哨。


下半场的王杰希处于变与不变之间,打法有点不三不四,但至少让他们队与叶修队的分差逐渐缩小。打完之后叶修叫他一块回宿舍,王杰希看看他说自己今天回家。


“啊,为啥?”

“今天我妹生日。”

“那我也跟你回去吧。”叶修想了想说,“吃完饭了去给你妹过生日。”

“也行,我去换个衣服。”


王杰希换上了自己的短袖,叶修穿回了干净校服,两个人架上自行车骑出校园。家里远,平时两人都很少回家,每周一次左右。回家路上要经过几条大马路,还有座桥。叶修别过头去看江边的景色,一部分的天成了红色,云轻飘飘地浮在上面。黄昏独有的余热连着尾气扑过来,有点呛人。脚一圈一圈地蹬着,他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今天下午在厕所里换衣服的王杰希。他站得离镜子有点近,清瘦颀长的身体对影成双。他背部的肌肉随着动作舒展开来,光线很暗,但下颌骨的曲线却很明显。王杰希的模样停留在他眼前,像廉价影楼在废弃的工厂里拍出来的黑白艺术照,模糊着,闪烁着。


空间一下子崩塌坍缩,变得逼狭,脉搏在全身强烈地跳动。叶修想抑制住自己心里的那团火,他使劲往前骑,从王杰希后面超到前面去了。


王杰希家和叶修家在一个大院里,不同单元。两个人在门口分开了。后来王杰希推着自行车进楼下车棚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也许是应该邀请叶修来自己家吃饭的。不过他又想叶修家肯定也做了饭,自己没必要操这个心。


但叶修他爸妈还真没做饭。叶修刚进门的时候正好赶上两人风风火火收拾东西准备出门,门边上摆着一个包好了的礼物盒。


“哎哟,你怎么今儿回来了?”叶修他妈眉毛都挑起来了。

“有家都不能回,你儿子很伤心。”

“哎回来了正好,本来跟你王叔叔约好了去他家给妹妹过生日的,结果突然接到电话你爸妈老同学回来了,得出去吃个饭。”他爸穿上外套,一边吩咐,“你就去杰希家搭双筷子吧啊,记得把礼物带过去。”

“对对对,见到叔叔阿姨记得打招呼啊,不要老是惹妹妹知道吗?”妈妈匆匆穿上鞋,回头拍了一下叶修脑门,“装什么装,你喜欢吃阿姨的菜别以为我不知道,心里老高兴了吧。”

叶修忍不住笑:“不愧是我妈,明察秋毫。”

“你这臭孩子。走了老叶,把我的香水拿过来喷喷。”

“都多大年纪了,还喷?”叶爸爸乖乖拿着香水过来。

两人开门出去还一路说着:“怎么就大年纪了?也不瞧瞧自己几岁,胡子拉碴的好意思说我。”“是是是,好好好……”


叶修脸上还带着笑,砰地把门关上,心里也是对他不靠谱的父母埋汰不起来。有时候他会想,如果自己生在一个不这么柴米油盐的家庭,他的人生又会是怎样?参加排球队,考试考前三,都是他身上潜在的尖锐那一面,但在这样的家庭里,温馨的小打小闹都给他一点一点磨平了,成了温良的样子。他不听话的时候确实很不听话,总觉得自己不定那天转念一想就逃出家门了。但那转念一想太决绝了,走哪条路都是一辈子的事情。自己是独子,又有这样可亲的父母,这些原因让他总拴着一点对普通尘世的眷恋,情愿灭了叛逆。


不过当时他还不明白,也许再加上个王杰希,那安于现状的眷恋里,其实还藏着漏网的躁动,如同那高高飞起的排球带着即将出界的加速度。


叶修冲了个澡,期间哼着歌又想了想排球队的事。大家初步的合作氛围已经成了,这场比赛维稳就好,之后王杰希想怎么改都可以有空余的时间。虽然他内心深处是不希望他这样将就着打比赛。王杰希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有空的时候还得跟他说说。


敲开王杰希家家门的时候,叶修才发现自己穿得好像有点随便,不过还好是清爽干净的。妹妹来开的门,戴着一个五彩缤纷的小纸帽,穿着桃红色的连衣裙。她似乎是邀请了几个玩得好的小伙伴,开门的时候一脸期待,抬头看到叶修的脸之后就瞬间从傻笑变成了端庄的笑,然后对着厨房里的人大喊一声:“哥!叶修来了!”


——俨然一副狼来了的动静。


叶修谨记他妈的教诲,但还是忍不住嘴欠:“怎么了?我来你不高兴啊,那礼物该给谁呢?”

小姑娘一听马上甜蜜地转过头来冲他笑,接过礼物盒就准备往里跑,接着就听见那个声音不慌不忙地又开始调侃:“你是不是还期待着班上男同学来跟你过生日啊?我想想,是不是那个姓,姓什么来着,姓李的小伙子?”

没料到妹妹对他做了个恶狠狠的鬼脸,然后凑上前叫他小声点:“他已经来了!”


失算了,嘲讽不成反被秀。叶修有点后悔。


王杰希他爸妈看到叶修也没多惊讶,就是他爸感慨了一通没人陪他喝酒了,然后被他妈撺掇回去添饭。叶修确实很喜欢他们家的菜,大大一张餐桌坐满了人,大家都祝小姑娘生日快乐,小姑娘也笑得很开心。王杰希吃得快,剩下的时间就忙着伺候小公主和她的小伙伴们。叶修一看身边没人,就也匆匆扒完起身帮忙洗碗去了。


水流哗哗声和厨房外说话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脚步声,叶修一时间没发现王杰希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捧着一大摞盘子。两人开始没说话,弄得叶修有点尴尬,强行挑了个话头。


“平时在家都你洗碗啊?”

“你不也是。”

叶修耸耸肩,没有继续下去。

王杰希隔了一会儿忽然又说:“待会给你看点东西。”


本来想贫一贫,想了想还是住了嘴,只乖乖应好。等收拾好碗筷餐盘之后,他洗洗手跟王杰希到他房间里去了。外面的小朋友还在玩耍,他叔叔阿姨商量着别的什么事情,叶修跟着进房间之后顺手带上门,又想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关上门。总感觉怪奇怪的,他晃晃悠悠到王杰希身后,有点无所适从。


王杰希的房间收拾得还算整齐,但也避免不了书和笔记本随手放在床上椅子上的现象。书桌很宽敞,常看的书和练习册放在一边,毛笔架靠在角落。叶修抬眼,就看到一张大大日历挂在墙上。红色的马克笔显眼地标注出了五天之后的那个日子,还有小小的批注——“比赛:(方、周、吴)”。


原来他早就记下来了,比赛是什么时候,和谁打,甚至还有一些关于策略的看法。叶修想起今天下午在体育馆李轩挂在他身上说比赛的事情,真是内心十分复杂。


“哎,你看看这个。”之前一直在翻东西的王杰希推推他的手肘,递过去一本相册。相册封面还是柯达黄,摸起来有磨砂的质感,看起来却还不怎么显旧。薄薄一本相册其实没几张照片,都是叶修和王杰希小时候一块拍的。什么去游乐园吹泡泡画沙画,在家里吃鸡腿,过生日吹蜡烛,叶修一边看一边在那吐槽。时间过得真快。


翻到最后一页,还是三四岁的年纪,两个人站在室内运动场里。他和王杰希头发那时都留得挺长,被各自妈妈扎成了小鹿纯子的发型,手里被迫捧着一个排球摆拍,但脸上还是笑开了花。那时的相片冲出来有时还会在背后写上日期和事件,叶修看见自己妈妈的字迹写着,两个排球小将。


大概就是一切开始的时候吧。


“真可爱。”


转眼过了十年有余。真正踏上了这条排球路之后,却发现不那么好走。那些艰辛和挫败都说不出给父母听,就留在心里自己消化,只求对得起最初的热爱。所幸的是路上有伴,同行有所分担,但也始终说不出那句谢谢。


没呆多久,叶修又被王杰希爸妈叫出去吃水果。刚吃完两个人被支使出去送小朋友回家,也都是一个大院里的,绕来绕去又绕到叶修家门口。


“那我回家了,明天见。”

“别迟到了。”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叶修站在楼道里看王杰希在路灯下出现,然后倏忽又消失在黑暗里。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他才有点后悔,怎么就记得带钥匙了,不争气。


毕竟在那个年纪,说不出的又何止一句谢谢。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照常过。毛主席都曾经说过,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更何况这短短五天,尽管有人一直想让时间变慢变慢,它还是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咻地一声就飞过去了。


比赛当天中午大家在学校集合,一群男生换上统一的队服站在学校门口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后来租来的大巴快到了,一点名发现王杰希找不着了。教练一下急了,说他们在这等这么久不晓得去找人。他们说都以为王杰希是被教练差去干些什么事情了。


“叶修,你去找下他。”教练一巴掌把他推回学校里去。


叶修倒是不紧不慢的。王杰希能去哪,他再怎么出问题也不会迟了比赛拖累大家吧。轻车熟路,叶修推开体育馆大门,发现里面果然灯大亮着,长凳上坐着个人,穿着统一的队服,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孤零零一颗排球靠在他脚边。


“我看你最近一直都闷闷不乐的,是不是担心比赛啊?有什么烦恼跟哥唠唠?趁着车还没来。”


王杰希把发套一把揭了下来丢在了旁边的凳子上,靠着墙直愣愣看着来人。


叶修一直都觉得王杰希这样的人从来都不愿意把他真实但脆弱的想法说出来,压根没期待什么真正直触心灵的谈话,只想着赶快把人劝走。没想到王杰希顿了一会儿,就突然冒了一句说:“我怕所有那些努力不过都是自己感动自己的幻想。”


球场空空荡荡,声音被拉得太敞亮,把细碎的懦弱一下子放大,坦诚得很。叶修忽然有点害怕,他这是在和王杰希谈心吗?那感觉就像有一根针从好远的地方飞过来,硬生生把他俩连在了一起。


王杰希明白,从小到大,他都被教育成为最好的、最强的,短暂的一段时间里他做到了,但他始终不会是那最顶尖的。他有自己的风格,就会有自己能达到的和不能达到的。他看到了自己对团队致命的影响,也看到了叶修正通过自由人身份在努力的补救。

可他不想当那个总是需要别人给他善后的小孩,尤其是在叶修面前。


叶修比他强,他看起来对这些东西毫不在意,或许是对自己和这个团队所擅长和所不擅长的东西太过于了解了。


“那我告诉你,你的努力不是幻想。” 那个高他一届,和他朝夕相伴的学长好像忽然认真了起来,走向他,外套搭在手上,一步接着一步,说的每一个字都掉进他心里的大洞里,“王杰希你是不是想改变风格?”


他停在王杰希的面前。


“如果你觉得要改就坚持下去,要是不改也可以继续和队友们磨合。但有一点,你要记住。这是个团体项目。配合是互相的。”


王杰希捏紧发套的手一下子松了。


“如果你的打法能够得分,那么我们的一切补救与配合都是值得的。就像你们当初容忍我这个自由人一样,留开空位,设计好搭配的布局。”


体育场里很寂静,没有球落地的声音,灰尘在空中漂浮。

“不要怕别人给你的付出。”


叶修犹豫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让他感觉有点肉麻的话。说完之后他觉得心里十分轻松,仿佛又可以好好做自己了。他得闲望望王杰希,觉得他还是像相册里的三岁小孩一样固执,拿到球就可以开心好久。但他又比三岁小孩厉害一点,可以从寸野里变出花来。


“可是,现在还来得及吗?” 王杰希说。

“有位哲人曾经说过,没有一切准备就绪的战役。还有很多位哲人说过,人生路很长,以后还要过很多关。”

“故弄玄虚。”

“不要总是想着自己一个人去改变去拯救。”叶修最后眨眨眼,“小王同学,你还没到那个境界。”


王杰希斜眼看他一眼,重新戴上发套,说:“走吧,大家都等着呢。”


“确实比不戴要帅一点……”

“啥?”

“没什么。”


王杰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叶修跟着他走出去,转身关好门。他抬起头,想着好像从记事起,从认识叶修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走在自己旁边,步履稳当。


风一路吹过春秋冬夏,巷里的房子换了人家,路边的大树枯了又绽放新芽,他俩一路慢慢长大。从大院里打架的小兵小将,到一起上小学互相往脸上抹泥巴,初中不在一个学校了偶尔还约着一块出去玩,或者一块被各自妈差使去扛米买面粉。他不肯承认但也不会否认,叶修一直是他的榜样。他学他生来的那股光荣和洒脱,学他的坚定和洞察。


然后等到有一天,他能够成长到和叶修并肩的高度,也看看他看到的景色,更要看到他看不到的景色。


大巴已经停在了学校门口,但他的队友们大部分还没上车,都在跟前招呼着他俩快来快来,去看周帅哥了——这是一种王杰希难以抗拒的不着调,一阵一阵结实打在心上的快活。很怪,他热爱着距离感,却也同时热爱着集体中的亲近。他也许没自己想得那么糟糕。


远远地李轩就喊,向他俩抛来两支冰水。叶修那瓶没抓到,在地上滚了几圈。王杰希看着瓶子飞过来,短暂的瞬间状若永恒,伸手去接。抓住的那一刻手指几乎要被冻麻,阳光却刺眼,他低下头,看见地面也全都染上了很有活力的黄色。


叶修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拉起他往前跑,一边跑一边骂李轩。愣是一下子没来得及反应,王杰希踉跄了几步,手往回滑了一截,叶修就直接顺势抓住了他的手,他的五指紧扣在他的指间。队服鼓起风帆,衣服上的香气扑面而来,而皮肤与皮肤接触的感觉却像电闪火燎,一点一点烧灼蔓延,由手至心。王杰希左手被拽着,右手拽着冰水瓶。风在他两侧翻滚,一半火焰一半海水地将他包围。


他回握住叶修的手。


“好了好了,他们来了,师傅准备开车啦,走嘞!”


乌云会被驱散的,花园里的花也会开的。而他和叶修并肩跑在洒满阳光的大道上,如同正奔向来去奔涌的大海。



END


“当世事再没完美,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注:第一位哲人是我同学








评论(21)
热度(57)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