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高绿] 夏日里的你和我和燥热空气



去年七月写的……简直是黑历史啊摔XDD但看在麻麻表扬过剧情的情况下就搬过来吧……其实也完全没有什么剧情啊……

++++++++++++


夏日里的你和我和燥热空气

 

 

高尾和成×绿间真太郎

 

 

 

 

“啊!夏天真热!!”高尾和成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回过头,大声说着,“小真,你难道不热……吗……诶!?!?”

话音戛然而止。

高尾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绿间真太郎,绿色的头发向上飘了起来,嘴角似乎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睫毛长长,绿色瞳孔里倒映出自己痴汉的面孔——夏天的闷热总会让人产生一些美丽的幻想来与身体上的燥热感对抗,高尾咽了咽口水。

 

而丝毫没有察觉高尾异样眼神的绿间真太郎拿出缩在桌子下的手,头发顿时停止了摆动。正疑惑着,高尾突然感觉到一阵风对着自己猛吹。绿间举着一个蓝色物体对着自己,说:“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品是蓝色的迷你电风扇。所以我觉得一。点。也。不。热。”

 

事实证明,幻想就像飘在空中的泡泡,问题不在于它会不会破裂,而在于距离破裂的时间长短。高尾和成无可奈何地看着眼前绿色的头发又飘了起来,佩服绿间的气定神闲。

 

放学之后,两人并排走去训练。一团团燥热粘滞的空气停在周围,高尾奋力用手挥动也无法将它们驱散。走在旁边的绿间看了看他夸张的动作,还是闷不做声。似乎是注意到了绿间的小动作,高尾一边用眼瞄着绿间,一边更加大力地扇动起来——“好热啊!!要融化在空气里啦!!!”说完的下一秒,他转头用真诚的眼神看着绿间,说:“小真,可以拿你的风扇给我吹一下吗?”

 

看着脸上写满诚恳的高尾,绿间缓缓扶了扶眼镜,说:“今天不宜借给天蝎座物品。”

“什么嘛!!占卜怎么可能说这么奇怪的东西嘛肯定是小真你不想借而已嘛!!!拜托啦!!”

“……嗯?”

“小真……”

“不要不理我啦……”

……

一会儿后,顺利拿到风扇的高尾和成同学满血复活!!!

 

一路上直到训练场,绿间都听着高尾在凉风的洗礼下唱出的愉快歌声,慢慢地撇开了头。每天都是这样插科打诨,每天都是这样陪伴着,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和以前那些在自己身旁的天才们不同,这样的同伴更让人感到……感到什么呢?

绿间看着身旁高尾的笑颜,还是找不到那个恰当的词啊。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虽然认真看了晨间占卜,今天的幸运物不是电风扇,但还是带上了它去学校。想象着那个家伙吹着电风扇就好像可以到达天堂的表情,突然有点想笑。但是,绝对绝对不能在他面前表露出来。嗯,对。今天的训练应该也会顺利进行的。

绿间真太郎扶了扶眼镜,拿着幸运物西瓜踏出了家门,走向学校。

 

出门的时候正好迎着晨光。早晨的时候总是清凉的,还有阵阵微风。在这样的某一瞬间,绿间真太郎突然想到了时间啊未来之类的东西,比起“现在”还要更吃力更沉重的东西。以前看过书,说会有某一瞬间你觉得自己能够永远活下去,你会想到千百年前的岁月,也会想到飘渺的未来。可能那就是这个时刻吧,绿间微微眯起了眼睛,睫毛颤抖着,继续迈着步子向前走。

 

的确啊,有些事情终将溶于漫长的岁月,变成写在暗黄色牛皮纸上的飘逸字体,成为一种习惯——像每天都要关注的晨间占卜,每天都要携带的幸运物,总是湿透的球衣,认真的训练,还有猜拳总是猜输的骑着板车的高尾啦等等……这些小事不知不觉中能填满每一天的生活,好像,好像流动的一股力量,推着你不断向前。

 

但是前面有什么呢?比现在更美好的风景吗?            

 

下课时间,绿间真太郎坐在教室里,侧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有风吹过的时候,窗外的一排排的树都会跟着发出沙沙的声音,伴随着夏日的蝉鸣一起到来。的确会很聒噪,但——

沉思被熟悉的声音打断。

 

“小真!!!小真!!!”

“呐!小真!又在看着窗外发呆啦!”

“待会你确定要带着你今天的幸运物西瓜去训练吗哈哈哈哈哈!”

“吵死了。”

“哎呀带着西瓜小真也是很可爱的啊!!!”

“对了,还有这个……”

“什么啊……”

看着眼前蓝色的电风扇,高尾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还是那张大大的笑脸。

——为什么总是笑着的呢?

“小真真是好可爱啊,太谢谢了啊其实夏天一点也不热嘛……”说着说着高尾黑色的碎发也跟着风一起飘了起来。

 

绿间看着高尾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什么。

 

 

——就像蝉声一样,就像夏日的空气一样,的确有时会烦闷,但却是温暖人心的存在,却是组成这个夏日不可缺少的存在。

 

 

By 阿茉

评论
热度(8)
  1. 初秋瞎说茉 转载了此文字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