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如火炭”

昨天晚上和同学散步,从学校一路走到城市里最繁华最中心的地方。下午刚刚下了一场雨,天气里带着若有若无的潮湿,但总还是闷热的。直到走上人行天桥,周围摩天大楼的彩色灯光在打转,风就陡然变得大了起来。

我们谈起各自都定了几号的机票,还有几个月就要飞走去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上学用另外一种语言交流,觉得难以想象,但与此同时又好像一点一点地正从这座城市里被剥离。而这种剥离是有实感的,就像一直抓着的东西脱了手,并且再也抓不到时涌生的恐惧和失落。


评论(2)
热度(2)

© 瞎说茉 | Powered by LOFTER